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作者:admin

火爆医少

admin 3个月前(2019-05-09) 出轨小说


    [本章字数:3161最新更新时间:2015-03-2313:57:06.0]

    “咯咯!”

    视频里的长发美女笑的花枝乱颤,很是开心,杨小天觉得只要自己再加把劲,今晚肯定就能把她约出来发展一段露水情缘。

    果然,几句话之后,美女就问道:“今晚月色迷人,不如咱们出来吃顿饭,看看电影?”

    “只是看电影吗?”杨小天笑着问道,他笑起来时嘴角带着好看的弧度,很有魅力。

    “讨厌啦你!”虽然嘴上这样说,美女却是眉目传情,“或许,或许我们还可以做一些让人觉得羞羞的事!”

    杨小天“呵呵”一笑,忽然收起笑容,板着严肃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像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么会和你聊天呢?再见!”

    美女一脸诧异的表情,看了杨小天半天后才丢下句“神经病”,然后视频画面就结束了。

    不一会儿,杨小天看到QQ上的美女头像已经变黑了。

    “呵呵……”杨小天无奈的笑了几声,其实像他这种正人君子也很想出去吃饭,很想出去看电影,很想和美女做些害羞的事情呢!……谁说正人君子就没需求的呢?

    但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吃饭看电影就算再节省也得花个三四百吧,而且看视频中的女人穿着打扮都有些品味,想走到最后一步,起码得千把块花出去,他哪里有这个钱啊。

    “算了,只是QQ上聊天就能聊到这一步,足以证明我杨小天的魅力了!”

    “你瞧,和美女聊天既打发了我的寂寞,又证明了我的魅力,真是一举两得啊!抽支烟庆祝下!”

    想到这,杨小天摸了摸烟盒子,里面空空如也……

    “呃,烟有什么好抽的?庆祝当然得喝酒喽!”

    他走到冰箱旁拿出一罐啤酒,“啪”的一声打开后喝了起来,想法是洒脱的,但现实是……冰镇啤酒不但没有把他的火气压下去,反倒是越发的上升了。

    “唉,好久都没生意上门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饿死街头了!”

    杨小天扭头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似是在寻找有钱的东西。

    两室一厅的套房,看上去普普通通,不过主卧里的一个药箱以及床头柜上的医术昭显出了主人的身份——医生。

    “算了,就算现在再没钱,也比在部队里舒服吧,在部队里时,有钱都没地方花!”

    想到这他又是一阵头疼,若是爷爷知道他不在部队里了,不知会不会大发雷霆。

    爷爷是国医圣手,中央保健委的,在他的要求和安排下,杨小天进了军队。本以为是去军医院,心想好歹也是在城市里,也有美女护士,杨小天也就没拒绝。

    谁知竟然是去了野战医院,天天荒山野岭,退役前一年竟然是在戈壁待了十个月,还有两个月是在沙漠旁边。

    当然,艰苦的条件并不是杨小天退役的主要原因,再苦咬咬牙就能忍过去了,之所以退役还是和人有关。

    不过现在杨小天既然已经退役了,也不想再回想起来,舒舒服服的先在南湖市混日子再说。

    至于爷爷那里,等混出个样子后,再回去给爷爷看看,想必爷爷也不会生气了吧!

    正胡思乱想着,然后把到妞后竟然没钱去开房之类的,外面传来急促而有力的敲门声。

    “医生,杨医生是在这里吗?”

    杨小天眉宇间立即就有藏不住的喜色,连忙向门口走去,边走边喊道:“哎哎,来了,别敲了,再敲就把门敲坏了,房东会找我麻烦的!”

    “吱呀!”

    门刚打开,四个人就挤了进来。

    “大哥,咱们到了!”

    “撑住!”

    当前一个寸头壮汉说道,在他后面是两个人扶着一个人进来,被扶着的人面色惨白,还有血“嘀嗒”“嘀嗒”的滴在地上,看的杨小天皱眉不止。

    等他们进来后,当前那个寸头大汉走到门口,小心的向外张望,见没人跟踪,才把门关上,然后焦急的对杨小天说:“医生呢?快救救我大哥!”

    “我就是医生!”杨小天说着走到客厅的墙边,把遮挡用的塑料布拉开,就露出下面一张平板床,他指了指床说,“先扶伤者躺下吧!”

    三人连忙手忙脚乱的把伤者扶了上去。

    杨小天用目光缓缓的扫视了四人,然后定格在寸头脸上,直视着寸头的眼睛说:“你们既然能找到这里,那你们一定知道我这里的规矩吧?第一,我不会问你们是怎么回事,只要来,我都治!第二,我不赊账,也不刷卡,只收现金!当然,实在没有现金,支付宝转账也可以!”

    寸头动了动头,把眼睛从杨小天的视线中挪开,说道:“医生,只要你救了我大哥,什么都好说!我就是做牛做马都会感谢你的!”

    “呵呵,用不了你做牛做马!”杨小天边笑边向卧室里走去,不一会儿就抱着药箱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刀。

    他走到伤者身边,“刺啦”一声把伤者身上的衣服给剪开,露出触目惊心的伤口。

    足有三十厘米长的一道伤口,看样子应该是比砍刀砍的,上面皮肉翻滚、鲜血淋淋,最深处甚至都能看到骨头了。

    寸头还好,那两个小弟当时就把头扭了过去,这画面看了让人作呕。

    杨小天却是面无表情的查看伤口,不时还拉开伤口看看里面的组织,过了有两分钟,他才说道:“五万块!”

    “哈?”寸头没反应过来。

    “五万块,我治好他!”杨小天重复一遍,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怎么不去抢啊?”寸头脱口而出,“去医院的话最多几千块就能解决吧?”

    “呵!那你就去医院啊!”杨小天说话间就抱着药箱转身向卧室里走去,“到时你怎么向医生解释这刀伤?这么严重的刀伤,医生肯定是要报警的!”

    这一招他屡试不爽,这些混社会的受伤了根本不敢去医院。

    至于收多少钱,杨小天根本不看伤口大小,而是看对方的财力,刚才在这些人刚进来时他就打量了对方,衣服鞋子都算是有牌子的,身上一套加起来也有一两千,所以他觉得五万块是一个差不多的价格。

    寸头显然被杨小天傲慢的态度给惹毛了,他一咬牙,从腰间抽出一把三棱军刺,一个跨步就冲到杨小天背后,左手揽住杨小天的脖子,右手用三棱军刺顶着杨小天的太阳穴。

    “现在,给我大哥裹伤!不然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恶狠狠的说道。

    杨小天眼神中没有恼怒,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兴奋。

    只见他的左手以很快的速度向寸头的右臂处戳了下,寸头就“啊”的一声,只觉整个右臂都麻了,三棱军刺“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接着杨小天又是一指戳在寸头的左臂,立即就挣脱了寸头的控制,然后扭转身对着寸头肋骨之间的为止戳去,这里就是人们俗称的软肋。

    寸头顿时疼的弯下了腰,额头上的汗都留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杨小天,惊讶的说道:“你……你不是医生?”

    “我当然是医生了!”杨小天从药箱里拿出一把手术刀,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一边修剪着手指甲,一边说道,“治不治随便你!不过你刚才吓到了我,又弄脏了我的地面!所以,即便要走,也要先给我压惊费和清洁费!”

    说到这,他把手术刀插入药箱中,站起来伸出一根手指笑道:“算我吃亏,马马虎虎收你们一万块好了!”

    虽然是混社会的,但寸头还是被杨小天的话给吓到了。

    尼玛!这就一万块?简直是比俺们混社会的还混呢!

    想要发怒,肋骨上的疼却让他不敢。

    “黑子,给杨医生钱!”

    这时一声虚弱却坚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是趴在那里的伤者说的话。

    虽然百般不情愿,寸头还是拿出了手机,对杨小天说:“现钱没那么多,支付宝吧?”

    “行啊,正好省的我转账了,存余额宝还能多点利息!”杨小天也痛快的拿出手机。

    “唰!”

    六万块就转了过去。

    杨小天立即来了精神,把药箱打开,取出几根银针,看似随意却很准确的扎在伤者背部的穴位上。

    刚才还流血不止的伤口,一下子就止住血了。

    这一幕让黑子和后面俩小弟目瞪口呆。

    “黑……黑哥,这也太牛了吧?我还以为得缝针呢!”

    “是啊!”

    两个小弟忍不住说道,常年混社会的,刀伤见多了,像这样简单就能止住血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呵,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杨小天笑呵呵的解释道。

    黑子恍惚间有种错觉,收钱前和收钱后的杨小天是两个人,现在杨小天的态度好到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说话间,杨小天已经处理好伤口了,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打开,把里面类似云南白药一般的粉状药均匀的撒在伤口上,刺激的伤者脸色都变了,不过却是强忍着没叫痛。

    “呵,倒是条汉子啊!”杨小天赞了句。

    “过奖!”伤者一头大汗,“倒是杨医生的医术真是神乎其神!”

    “啊!”

    正说着呢,他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原来是杨小天用力的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伤口上。

    “杨医生,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虽然很疼,但伤者还是对杨小天肃然起敬,觉得这样做也是很有深意的。

    “哦,其实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能忍而已!”杨小天随意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章字数:3106最新更新时间:2015-03-2313:51:56.0]

    伤者和黑子几人都瞠目结舌,特别是伤者,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刚才逞什么强啊?疼了该叫就叫啊!

    杨小天拿出一瓶药膏,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上,然后用绷带把伤者裹的好像木乃伊一般。

    “好了!”他拍了拍手,“我刚才给你敷的膏药中有羊踯躅,能让你不那么疼,怎么样?现在应该是能活动了吧?”

    伤者闻言在小弟的搀扶下坐起来,试着小幅度的活动了几下,惊喜道:“哎,真的不疼了!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叫……”

    他本来想报出自己的名号,说今后有事联系之类的。

    杨小天却是挥手说道:“我对你是谁不感兴趣。咱们的关系是,你付钱,我给你看病,仅此而已,你是谁,是被谁砍伤的,因为什么,都和我无关,知道吗?”

    这让伤者有些尴尬,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毕竟杨小天的武力值在那里放着呢,连黑子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这个伤者?

    “你失血过多,我给你写个药方,你按时服用就好了!对了,最近要忌口,生鲜冷辣的都不能吃!”

    杨小天边说边走到电脑桌旁,撕了张便签纸下来,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起了药方。

    把药方递给伤者,杨小天说道:“这是《太平圣惠方》里的名方,吃了就就会好!”

    之所以会说药方出处,这是中医的传统,虽说现在很多中医对传统都无所谓了,但杨小天还是觉得说出来比较好。

    在传统国学中医书属于经、史、子、集中的子部,也在大学之属。所以很多古代读书人都读医书,通晓医术,所谓“是为大儒乃大医”。

    他们或许医术不精湛,但却也粗通,给他们治病时说出药方出处,是能增加权威性,且让病患安心的。

    伤患接过药方,笑了笑,说:“不如我去买些营养品吃吃好了,比这中药省事多了!还要看火候去熬!”

    杨小天打开大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面带微笑:“这个悉听尊便!”

    几人走了出去,黑子落在最后,恶狠狠的瞪了眼杨小天,今天杨小天让他很没有面子,他低声说道:“小子,你给我小心点!”

    杨小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话的人!但我依然站在这里不是?”

    黑子还想说什么呢,却见房门迎面而来,他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嘭”的一声,房门挨着他的鼻子关上了。

    他气的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功夫再高一刀撂倒!你等着瞧!”

    说完就追下楼去找他老大去了。

    他老大叫荣飞俊,人称飞仔,因为敢打敢斗,在南湖市承包了好几个工地的黄沙水泥供应,今天却是被竞争对手堵在了Ktv门口……

    飞仔看到黑子下楼,笑道:“这医生的治疗还真管用,没那么疼了!今后咱们的业务也会扩张的,弟兄们受伤什么的总归难免,你问问他有没兴趣跟咱们干!”

    黑子点头,接着又问:“大哥,他要是不答应呢?”

    飞仔阴冷一笑:“这还用我教你吗?他要是敬酒不吃的话,你就看着办吧!娘的,拍老子那一下竟然只是闹着玩,要不是看他有几分本事,我今晚就做了他!”

    ※※※※※※

    “六万块,六万块!”

    杨小天拿出拖把擦着地上的血迹,哼着欢快的曲调,歌词全部都是“六万块”这三个字。

    把屋里的血迹擦干净后,他又出去把楼道里的血迹也擦干净,遇到不好擦的血迹,他就用随身携带的喷剂对着血迹喷几下,血迹立即就溶解掉了,这是他用草酸、硫磺等腐蚀性强的液体配置成的,专门用来清洗这些痕迹,毕竟做黑医生收益高,但风险也比较高的,他住在居民区里,如果不小心点,第二天早晨上班的居民看到一滴血迹非得报警不可。

    忙碌完后,杨小天把电脑重新启动了一下,启动的时候把手机支付宝打开,把六万块全部转账到银行卡里。

    重新打开QQ,杨小天直接找到头像还是黑的那个美女的名字,点开说道:“小敏,我想好了,咱们去吃夜宵吧?还能看个电影什么的……”

    他本来只是试探性的去问,问完就把聊天窗口关掉了,谁想没一会儿就见右下角有头像闪动。

    他连忙点开去看。

    就见美女说道:“呵呵,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么会和你吃饭看电影?做梦吧,拜拜!”

    这次美女的头像是彻底不见了,看来是被删除好友了。

    杨小天也不气馁,和她聊天只是试一试而已,被拒绝是意料之中的,但是……谁在乎呢?

    老子现在有钱了!六万块啊!

    他旋即打开浏览器,同时打开大众点评网以及南湖论坛的酒吧茶座板块,搜索了起来。

    他要找到南湖市最热最high的夜场在哪里。

    ※※※※※※

    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散发出明媚却不刺眼的光芒,阳光透过半掩的窗帘照射在舒适宽敞的大床上,杨小天四仰八叉毫无睡姿的躺在床上。

    显然阳光扰了他的清梦,他睁开眼看向窗外,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费力的揉了揉眼睛。

    “真不想起那么早啊……”

    嘴里嘟囔着,却是双腿向上抬起,猛地用力,一个鲤鱼打挺,整个人就从床上跳到了地上,开始活动筋骨了。

    简单的舒展下筋骨,做些屈蹲之类的动作后,就是一百五十个俯卧撑,一百五十个仰卧起坐。

    这些运动量对杨小天来说正正好,正好活动开懒散的身体,又不会运动量过大导致一天都没精神。

    出了点汗,身上黏腻腻的很是难受,还混杂着酒精和烟草的味道。

    杨小天不由的想起昨天那个疯狂的夜晚,也许实在是在家无聊透顶了,突发奇想的他跑去夜总会里开了个包间,然后找了三个小妹(陪酒妹),再然后四个人一桌开始打起了麻将。

    反正喝了很多酒,抽了不少烟,杨小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宾馆里的。

    打量了下酒店里的设施,他迅速估计出这宾馆起码是四星级以上的,笑着嘀咕道:“没想到我喝醉后还是那么有品味啊!”

    至于花了多少钱,他是一点都不在乎,赚的钱不就是为了花吗?要不然赚那么多钱干嘛?还不如去义诊呢。

    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杨小天顿觉浑身清爽。

    手机自带的铃声响了起来,杨小天随便穿了条短裤,**着健壮的上身就走到床边,在他的胸前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应该是利器所为,看上去惊心动魄。

    “喂,你知不知道一大早打电话扰人清梦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啊!”虽然已经晨练结束了,但杨小天还是上来就劈头盖脸的责备道,这叫一开始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很显然对方没有被他唬住。

    “师弟啊,你现在应该都已经晨练结束了吧?还哪门子清梦啊?”电话里传出曲博文无奈的声音,“你退伍了吧?退伍了也好,那一身医术在部队里也是浪费!我知道你现在在南湖市,来第一人民医院,我帮你找了份实习医生的工作!我答应过师娘要好好照顾你的!”

    “工作?开玩笑,谁愿意朝九晚五啊?”下意识想拒绝的杨小天忽然听到曲博文说师娘——脑海中浮现出母亲生前的笑容,于是点了点头说,“行,你把地址时间都发我手机里吧!”

    挂断电话后,他伤感了一会儿才忽然右拳打在左手掌上,说道:“干,又被曲师兄给骗了!净会打感情牌!”

    片刻之后,他又心情大好,心道:“我才不是被他骗过去的呢!白衣天使,我来了”

    在酒店吃了顿自助餐,退房结账后,手机短信提示声响了。

    “滨江区137号,下午两点!你打车说到第一人民医院就可以了!我在门诊挂号大厅等你,到了打我电话!”

    欢快的吹了声口哨,杨小天决定犒赏下自己,毕竟算是找到工作了嘛。

    到商场里随便找了个看上去眼熟的牌子,没一会儿,就买了套新衣服穿在身上,花了他六千多。

    再寻思着去见师兄也不能空手见不是?而且好像师兄结婚了,自己当时在部队,没有去参加婚礼,这次一并把礼物补上吧。

    于是杨小天去了手机店,近六千花出去,买了最新款的iphone,虽然不喜欢ios操作系统,但不可否认的是,送礼送这货还是比较好的,就算对方不喜欢,也能很方面的出手转卖。

    一圈整下来,杨小天拿出手机查了查银行账单,从昨天晚上喝酒夜宵开始,到现在已经花了五万多。

    他打了个响指,钱还够,中午去吃大餐!

    虽然他在南湖市一直待到上初中才离开,但十几年过去,城市变化是很大的,他根本不知道哪家餐厅的饭菜好吃。

    不过只要有钱,这都不是问题。

    打开手机上的大众点评app,直接按照人均消费高低去排,然后再按照评价筛选一下,像一些明显打着噱头的私房菜之类质劣价高的地方他是不会去的。

    毕竟愿意花钱不等于愿意被当成冤大头,花钱是为了享受人生,而被当葱头宰了,身心都不会愉快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章字数:3156最新更新时间:2015-03-2410:28:52.0]

    很快杨小天就找到了一家叫做“万豪酒店”的餐厅,就在附近,步行过去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闲庭信步的走过去,先是看了门口的环境,虽说好吃的地方环境不一定好,但环境好的地方起码会让人赏心悦目不是?

    当得知就一位的时候,迎宾显然是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问是在大厅还是包间?

    一个人去包间不是神经病吗?

    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眼迎宾,杨小天选择了大厅,由于是第一次来这里,他让服务员帮忙推荐了一些菜。

    虾饺、三文鱼、小鲍鱼、河豚以及野生长江白条,由于昨晚喝了太多酒,午饭杨小天选择清单的鱼虾为主,主食就选了扬州炒饭。

    ※※※※※※

    在杨小天吃饭时,市一院院长赵荣的心情很是糟糕,秘书帮他从小灶打来的四菜一汤是一筷子也没动,满脑子都在想下午该怎么办。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当时特殊通道进来一位病人,病人本人是市卫生局的常委、副局长,她的爱人更是市纪检委书记。

    一开始他是开心的,开医院的不怕病人身份高啊!南湖市那么多医院,领导不去二院,不去军区八一医院,不去江南大学附属医院,不去广济医院,偏偏来市一院,这是对市一院的信任啊,这是对他赵荣的肯定啊!

    而且治好了后,领导肯定会对市一院刮目相看的,今后政策也会多有扶持。就算退一万步讲,近水楼台先得月,住院几天,他早请示晚问候,把领导伺候好了,领导对他的印象也会深刻不是?

    但现在,赵荣却恨不得当初蒋局长是去的别的医院,起码不会那么难堪不是?

    之所以如此想,原因很简单,手术做了,给蒋局长开膛破肚摘除了一个**肌瘤后,腰是不疼了,但现在低烧不止,头痛难忍,专家会诊了几次也找不出结果,毕竟头脑是很复杂的东西。

    今天下午蒋局长的爱人吴书记就要来听取医院的汇报和治疗方案了,但上午专家会诊给他的结果竟然是要开颅检查,怀疑是有胶质瘤或者寄生虫,但也无法确诊。

    已经把书记夫人给开膛破肚一次了,现在还要开颅?

    如果是普通病人,那自然是医院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但对方是领导啊!赵荣可以想象下午他向吴书记汇报时,吴书记会怎么说。

    如果能确诊还好说,关键无法确诊啊……

    想到这,再看看眼前的饭菜,赵荣更是吃不下去了。

    ※※※※※※

    下午一点五十,杨小天来到市一院,虽然约定的时间是两点,但来早点总是好的。

    还没到门诊挂号大厅呢,他就看到一身白大褂的曲博文站在大厅外面着急的四处张望。

    按理说曲博文在大厅里吹着空调等也完全说得过去,但他却是站在外面等,显然是怕杨小天找不到他。

    这让杨小天心中微微感动,挥手道:“师兄,我在这里呢!”

    曲博文闻声看过去,脸上立即露出热情的笑容,快步走过来,狠狠的给杨小天一个拥抱,说:“可算来了,咱们哥俩得有小十年没见了,你壮了不少啊!”

    杨小天“哈哈”笑了几声:“行了,师兄,赶紧松手吧,那么多人,别把咱们当成搞基的了!”

    曲博文先是一愣,接着爽朗的笑了起来:“他们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咱们怕什么?”

    不过还是松开了手,对杨小天说:“走,我先带你去办手续!嗯……我先把你安排到中医科实习,实习期时你再多看看,要是对别的有兴趣,我再把你调过去!”

    杨小天也不矫情,说:“行,和师兄在一起,哪里都行!”

    “哈哈,晚上去师兄家,我昨天知道你在南湖,就让你嫂子一早去买菜去了!”

    “行,我很期待嫂子的手艺啊!”

    说话间,曲博文就带着杨小天到了人事科,对一个女办事员说:“杨姐,这是我师弟,我和老曹他们说好了,带他实习!”

    杨姐笑着看了看电脑上,说道:“哎呀,我疏忽了,中医科那边实习生的人数已经满了,曲主任,您看……”

    曲博文笑了笑,说:“没事,那就先挂在我名下实习吧,我记得我名下的实习生还没满吧?”

    “嗯,行!”

    医院里这些事也是经常有的,毕竟每个医生都有亲戚朋友的,难免会用到实习名额,虽然此时是挂在曲博文名下实习,但杨小天还是可以去中医科实习的。

    刚刚办完手续,曲博文接到了电话,是赵荣打来的,让他这个神经内科的主任前来参加会诊。

    他挂断电话后想了想,这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基本上医院里能排的上号的领导都会来,于是对杨小天说:“小天,走,有大场面看,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杨小天笑着应了声,跟着曲博文快步走了出去。

    ※※※※※※

    蒋局长住的是顶楼的高干病房,和普通病房不同的是,这里的医生值班室很近,而且设备齐全,一些小的检查在楼层里就可以完成,不需要下楼。

    当杨小天二人到达时,值班室里已经挤满了医生,站在最中间的就是院长赵荣。

    他背后的投影屏幕上是蒋局长的脑部CT图。

    脑内科的专家主任戴明指着CT图对赵荣说道:“赵院长,您看这里,这个地方有一处小病灶,不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的,我也是很多张片子叠加起来才发现这里的……经过我和专家组的判断,不是胶质瘤就是寄生虫!所以得做个开颅手术!”

    赵荣想了好一会儿,才问道:“能确诊吗?”

    戴明先是一愣,接着苦笑的摇摇头:“赵院长,您也知道,这医学上的事哪里有百分之百把握的?”

    “那你有几成把握?”赵荣继续追问。

    “五……不,有六成!”

    “六成啊!”赵荣摸着下巴仔细思索,之前已经把蒋局长给开膛破肚了,结果引发了头疼低烧,现在只有六成机会又要开颅?他可怎么向蒋局长和吴书记说啊?

    戴明苦笑:“开颅手术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毕竟风险在那里放着呢!”

    赵荣为难道:“道理我是懂,但问题在于,她是蒋局长啊!”

    站在曲博文身后的杨小天也听出了点门道,这是有个大官在这里生病住院了,院领导们正在为治疗方案发愁呢。

    他问曲博文:“师兄,到底是什么情况?”

    身为神经内科主任,曲博文也是专家组成员,他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杨小天听后沉思了一会儿,说:“你是说,一开始只是**肌瘤!现在却是头疼发烧,而且头疼的很奇怪,躺下不疼,站起来就疼?”

    “对,这也正是大家疑惑的地方!”

    此时,一辆黑色略显老旧,不过很干净的帕萨特停在了医院门口,这个点的医院是人满为患,入口处就挂着“已满,暂无车位”的牌子,帕萨特的司机按了下喇叭,想仗着自己政府车牌号让门卫放行的。

    坐在后排的吴德树说道:“算了,没几步路,我下车走过去好了,你在附近找个地方停车,我临走时打你电话!”

    副驾驶的秘书邱俊友连忙说道:“吴书记,我陪您一起去吧!”

    “算了,你休息休息吧,家里事!”吴德树说道。

    邱俊友连忙说道:“我们当秘书的就是照顾好领导的一切!领导家里安心顺心了,才能更好的工作嘛!正好我有同学也在医院!”

    吴德树想了想,点头说:“行,那就麻烦你一趟,一起去吧!”

    邱俊友闻言连忙下车,飞奔到副驾驶,帮吴德树打开门,主动接过吴德树的包,让吴德树先走,略微落在吴德树后面一点。

    吴德树的前任秘书邵自被放到下面县里的一个乡镇当镇长去了,邱俊友也是从千军万马中闯过独木桥当上领导秘书的,不过想象中的风光还没享受呢,他就已经觉得压力很大了,因为领导一直对他不冷不淡的。

    看着吴德树略微有些消瘦的背影,邱俊友心里着急啊,不被领导信任的秘书,不是好秘书!

    赵荣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带着一群专家医生来到楼下迎接吴德树。

    见到吴德树,赵荣立即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迎了上去,伸出双手说道:“欢迎吴书记来指导我们医院的工作!”

    “呵呵,谈不上指导,我今天的身份就是病人家属!”吴德树轻轻的握了下赵荣的手,接着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电梯那边早就准备好了,特别留出的电梯,侧着身请吴德树上电梯,赵荣在脑海中组织了下词汇,才说道:“目前来看……情况还算稳定……”

    稳定这个词用的很有水准,只要不死,不都还算稳定吗?

    吴德树先去病房里看望了妻子,看着平日里女强人一般的妻子此时躺在病床上一脸倦容,他忍不住也是心疼。

    能不心疼吗?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妻子,现在就躺在病床上,而且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

    “小敏,我先出去听医生怎么说,如果还不行的话,咱们就转去省里的医院去!”

    吴德树说完就走出了病房,在推开病房门的一刹那,他脸上的柔情立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做领导的,尤其是做纪委领导的,必须得让人从你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