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作者:admin

家有悍妻怎么破

admin 3个月前(2019-05-09) 出轨小说
    第一章重生

    天蒙蒙亮,桃花村各家的上空都升起了袅袅炊烟。林家,此时却是愁云密布。

    林老太太见红豆还是昏迷不醒,面露忧愁之色。

    张巧巧忧心忡忡地说道:“娘,红豆这都烧了两天,还是送她去城里吧!”怕再拖下去,会有性命之忧。

    林老太太摇摇头说道:“再等等看,若是中午还没醒就送去县城。”

    听到说话声,清舒艰难地睁开眼睛。让她没想到的是,入眼的不是预料之中的黑白无常,而是祖母林老太太。

    见到清舒醒过来,张氏松了一口气。

    林老太太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红豆,你终于醒了。”

    清舒愣住了。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看见老太太,而且她还变得这般年轻。

    张氏见红豆木呆呆的,心下一惊。她娘家那边以前有个孩子烧了三天三夜,醒来后变成了傻子:“红豆、红豆……”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红豆变成傻子。

    红豆是她的小名。在她去京城之前众人都是叫她红豆。到了京城,众人都叫她清舒,就连老太太也改了口。

    清舒抬头看到张氏越发迷糊了。她记得很清楚,张氏在她八岁那年上吊没了。

    见红豆不回话,林老太太也悬着心,不过到底年岁大稳得住:“红豆应该是睡太久这会还没回过神来,过会就好了。老二媳妇,你将厨房热着的红枣粥端来。”两天没吃东西,肯定饿了。

    吃了一碗粥,清舒又躺回到床上。这中间,她一个字都没说。

    婆媳两人见清舒眯上了眼睛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以为她睡着了。

    张氏忧心不已,说道:“娘,红豆这模样有些不对,还是送她去城里看看吧!”

    林老太太道:“她烧了两天,刚醒来反应慢些也正常。”

    这孩子养得太娇嫩了,若是放在乡下让她养,哪那么容易生病,就算生病,一副药灌下去保准就好了。哪像这丫头,吃了两天药才退烧。

    张氏急得不行。这哪里是反应慢,根本就是没反应呀!瞧着这模样十有八九是烧坏了脑子,现在送去县城说不定还能治,若迟了怕没得治了。

    她娘家村那孩子烧坏脑子,如今都十四岁了还人事不知,张氏不忍心清舒也变成那样:“娘,还是尽快送红豆去县城比较稳妥。”

    林老太太还是没同意:“再看看。”说不准这孩子睡一觉,人就清醒了。

    家里都是林老太太做主,她不同意送红豆去县城,张氏也没法。

    等屋子里没人了,清舒坐起来看着一双白胖的小手,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话一出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稚嫩了。

    打量下这个房间,清舒发现这里的布置特别简陋,除了枣红色雕着海棠花的大衣柜跟圆桌,就只有一张梳妆台。

    清舒的目光,最终落在梳妆台上的一面小铜镜上。

    看着铜镜里那张有些苍白的小脸,清舒眼睛瞪得铜铃那般大。这、这分明她小时候的模样。

    她明明死了,死在楚氏的手中,怎么又回到小时候。莫非是在做梦,不对,她都死了,死人怎么可能做梦。

    谁能告诉她,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老太太回屋取了从仙姑那里求来的护身符,准备拿过来塞到清舒枕头底下。却没想到一推开门,她看见清舒正对着镜子摸自己的脸。林老太太心头一突,厉声问道:“红豆,你在做什么?”

    清舒惊得手一抖,小铜镜不由地落在了地上。

    林老太太看着清舒发白的脸,心沉了下去。这模样,分明是撞邪了。

    紧紧握着护身符,林老太太走到清舒身边轻声说道:“你这孩子,怎么打赤脚下地,也不怕又受了凉。”

    清舒看着林老太太,祖母这两个字怎么都叫不出口。当年林承钰要将她嫁给继母的娘家侄子崔建柏,而那崔建柏放了话要为心上人终身不娶。为此,但凡要脸面的人家都不会将女儿嫁给他。得知这消息后,她去求老太太。却不料老太太不仅没帮她向林承钰说情,反而怒斥她忤逆不孝,说婚姻大事原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逼嫁后,她也死心,只想守着女儿安稳度日。谁料,崔建柏为娶和离在家的心上人楚氏竟对她下毒手。她侥幸逃过一劫跑回娘家求助,结果林承钰怒斥她胡言乱语,而老太太连见她一面都不愿。

    但凡林家的人有一个在意关心她,她也不会被崔建柏送去入吃人的狮子庵。

    扶着清舒上了床,林老太太摸了下她的脸柔声说道:“红豆,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清舒摇摇头后又缩回被子里装睡,她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一切。

    林老太太捏了捏被角,隐晦地看了她一眼才出去。

    回到屋子,林老太太立即叫来小儿子林承志,递给他一块银子说道:“你去请何仙姑来家一趟。”

    林承志很是讶异,问道:“娘,请何仙姑做什么?”

    这个何仙姑有些神通,经常给人抓鬼驱邪算卦,在石田镇颇有名气。老太太平日碰到难事,都会找何仙姑解决。

    林老太太不欲多说,只是道:“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的话。”

    林承志接了银子就出去了。

    仙姑过来肯定会惊动那妖邪,林老太太想了下叫了张氏来:“你带了乐祖兄妹几人去承安家,中午让乐祖他们在承安家用午膳。”林承安是林老太爷大哥的长子,两家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张氏不解地问道:“娘,出什么事了?”不说红豆病着需要人照料,就说家里这一摊子事她也没法走开。

    虽然林家有良田跟桑田,每年收入不错。可因为林承钰三兄弟自小念书耗费巨大,林家日子过得并不宽裕,这几年家里娶妻嫁女更是落下了不少的饥荒。也幸亏林承钰去年中举,家里的欠债基本都还清了。可没仆从,家里活计大半都落在了韦氏跟张氏两个儿媳妇身上。不过前两日韦氏的母亲生病了,她回去探望到现在还没回来。若是她跟孩子留在大伯家不回来,等会午饭都没人做了。

    林老太太也是被吓得失了分寸,这会冷静下来也觉得不妥:“那你将孩子送到承安家再回来。”

    清舒连掐了自己好几把,最后一次掐的太厉害了疼得她眼泪都差点出来。这也让清舒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又活了。

    看着青色的帐幔,清舒很是想不通:“为什么又让我活呢?”

    她一点都不想活,自小到大她就没过一日舒心的日子。明明他爹是个当官的,家里人都要仰仗着他,是家里最有地位的人。可她小时候在林家,却经常被堂兄堂姐欺负,而林家的人没一个人帮她。到了京城以为有亲爹在日子会好过,哪知道刁蛮任性的继姐整日对她冷嘲热讽。

    被逼嫁给崔建柏后,那人正眼都不多瞧她一下,以致连累得女儿囡囡也被崔建柏嫌弃没过一天好日子,还小小年岁就被崔建柏害死了。哪怕她杀了崔建柏为囡囡报了仇,女儿也再活不过来。这般悲惨的人生,她不想再来一次。

    未时两刻,张承志将何仙姑请了回来。

    林老太太想要尽早除去附在清舒身上的邪物,见到何仙姑当即带她去了清舒所在的屋。

    进了屋子,老太太指着躺在床上的红豆说道:“仙姑,那妖孽附在我孙女身上,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女。”

    何仙姑很是自信地说道:“老太太放心,姑娘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看到穿着莲青色长袍慈眉善目的何仙姑,清舒面露厌恶之色。

    什么慈眉善目,不过是哄骗人的。面上悲天悯人,内里谁知道是什么样。狮子庵的师太看起来也是宽厚慈善,实际上狠辣无比,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

    何仙姑觉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衅,当下厉声道:“大胆妖孽,还不快快离了姑娘的身。否则,本仙姑让你即刻灰飞烟灭。”

    清舒跟在老太太身边十年,对她性子再清楚不过。刚才她的举动,老太太会认为自己被妖邪附身并不奇怪。正好她也想去找女儿,这些人怎么闹腾她都无所谓,所以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何仙姑。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就这般盯着自己,让何仙姑后背一凉。她快速从布袋里取出一道符咒贴在红豆额头上,然后摇着手里的铃铛开始念咒。

    清舒想将符咒取下,却被齐婆子钳制住双手。

    念完咒,何仙姑取了一道符烧了将灰化在一碗水里:“将这符水给姑娘喝下,喝完后就没事了。”

    清舒不愿喝。她不是妖孽,才不吃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林老太太可不会由着她,让心腹齐婆子按住清舒,她亲自将符水给灌下去。

    清舒使劲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她无比痛恨这种无能为力,上辈子是这样,如今又是这样。老天让她重回到小时候,果然是准备让她再受一次苦。

    符水灌到一半,清舒就晕了过去。

    林老太太有些急切地问道:“仙姑,我孙女现在怎么样了?”

    何仙姑笑着道:“你放心,那邪物已经被我除了,姑娘如今已经无事了。”

    林老太太这才放心,又给了何仙姑一块银子做报酬,然后千恩万谢地送了她出去。

    这些日子晚上都是张氏照料清舒,这日也不例外。因为天色尚早,张氏在床边就着煤油灯微弱的光做起了针线活。

    突然,清舒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双手捂着肚子在床上翻滚。

    张氏大惊失色,丢开了手里的衣服抱着红豆道:“红豆、红豆你怎么了?”

    “痛……”肚子一阵阵的绞痛,让她话都说不利索。

    张氏慌忙叫来张承志,让他去请村里的赤脚大夫彭郎中。

    林老太太听到动静,带着齐婆子过来。到床边见到清舒满头大汗面色苍白如纸的模样吃了一惊,急问道:“巧娘,这是怎么回事?”

    “呕……”吐出来的污秽之物,正好都落在了老太太棕色的袄裙上。

    老太太闻着裙子上传来的酸臭味,差点也吐了:“我去换身衣裳。”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齐婆子也跟着出去了。

    彭郎中过来,给红豆把完脉皱着眉头道:“这孩子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肚子痛,你们给她吃了什么?”

    何仙姑来林家并不是秘密,不过彭郎中今日出诊天黑才回来,所以并不知道此事。

    张氏忙道:“这孩子今日就吃了红枣粥,没吃……”话没说完,就想起那一碗符水。

    这孩子原本就发烧烧了两天,身体正虚弱。如今竟还吃坏了肚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照料的。

    因为林家出了个举人,在村里地位颇高。彭郎中也不想得罪林老太太,遂什么都没说,只是道:“我回去给她抓一副药,若是止了吐明日再吃两幅。若是止不住,你们得赶紧送她去县城。”

    县里的大夫医术比他好,药也很齐全。他这里的药,都是自己上山采的。小病能治,大病没法。

    药煎好端来,却没想到清舒紧闭牙关死活不喝药。张氏好说歹说清舒就是不张口。灌下去,她又给吐出来。

    林老太太看她这样,也慌了。

    张氏不明白清舒为什么不吃药,焦急之下说道:“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你娘怎么办呀?”

    清舒瞳孔一缩,她四岁那年亲娘难产而亡。那时候太小还没记事,以致她连亲娘什么模样都不记得。

    努力压制内心的激动,清舒故意以一种委屈的口吻道:“她又不来看望我?”

    这话林老太太听了,以为她是因为亲娘不来看望她而故意不喝药。这也证明,那妖孽是真的被何仙姑给灭了。

    张氏喜出望外,擦了眼泪道:“你娘身子重不方便才没回来,不过你放心,等你病好了婶娘就送你回县城。”

    林老太太皱了下眉头。什么叫回县城,这里才是她们的家,县城不过是暂住而已。

    清舒摇头道:“我要娘。”她以前不止一次听张氏说,她亲娘是个温婉柔顺的女子。可惜张氏死后,再没人跟她说母亲的事。

    哄了半天清舒也不喝药,张氏无奈地说道:“你现在好好吃药,等天亮以后我带你去县城找你娘。”

    在林家,张氏并没有地位。林家内宅的事,都是林老太太说了算。她若不同意,自己是去不了县城的。    清舒看向林老太太,问道:“祖母,明日我能回县城吗?”

    林老太太点点头道:“你若是乖乖喝药,明日就让你婶娘送你去县城。”

    她祖母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好说话了。虽很有些疑惑,但清舒不敢表现出来,怕又惹了老太太的怀疑。

    接了药碗,大口大口地喝。

    药苦得让她又想吐,清舒忍着恶心将大半碗药喝完了。

    喝完药没多会,就止了吐。

    折腾了一天众人都筋疲力尽,林老太太年岁大了更受不住。见清舒不再肚子疼,她就由齐婆子扶着回了屋。

    张氏也是哈欠连天,摸着清舒的头说道:“好孩子,咱们也赶紧睡!”

    清舒这会非常激动哪有睡意,不过还是乖巧地点头应道:“好。”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久,一直到鸡打鸣了清舒才眯上了眼。

    日上三竿,清舒才醒来。

    张氏端来一碗粥过来,可清舒不吃:“我要去县城找我娘。”

    林老太太说道:“等你痊愈后再去。”

    老太太会出尔反尔,清舒也不意外。想着老太太竟然的妥协,她脑子一转,故意气呼呼地将张氏手里的饭菜打落,大声叫道:“我要娘。”

    林老太太最容不得儿孙忤逆她了,谁敢不听话不是打就是被骂。她上辈子没少被打骂,有时候还被关进柴房饿上一天。可现在,清舒却是不怕了。打骂又如何,她现在急切地想见到亲娘。

    林老太太沉着脸道:“看看都被宠成什么样了?巧娘我们出去,由着她。”

    看着林老太太的背影,清舒眼睛闪了闪,就刚才她做的事,按照她祖母的性子早一巴掌呼过来。可现在不仅没打,连骂都没有,这事透着古怪。

    不吃饭,连药跟水清舒也不喝。挨到中午她脸惨白得让人看了都害怕。

    林老太太也怕红豆出事,只得让张氏送她去县城了。要不然,清舒真饿出个好歹顾家那老太婆怕是会撕了她。

    清见林老太太妥协,心里疑惑起来。老太太是在顾忌她娘,可林家的人不是说外祖家是破落户,她娘命好才嫁给林承钰。

    带着这个疑惑,清舒被张氏抱出了屋。

    林家村山清水秀,距离县城也只有二十多里路。坐马车的话到县城需两刻多钟,可若是坐船只需一刻多钟。

    清舒坐在船上看着河两边郁郁葱葱延伸到山脚下的桑田,心情豁地好了起来。有娘的孩子是块宝,没娘的孩子是根草。不管如何,娘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强。

    张氏看着清舒露出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红豆,我们吃点东西好不好?”也不知道这孩子像谁,脾气这般大,连老太太都敢顶撞。

    这么大半天没吃东西清舒早饿了,只是之前强忍着。如今得偿所愿,她自然也不再犟着饿自己了。

    张氏笑了下,从食盒里取端出一碗肉沫豆腐跟一碟清炒土豆丝。

    清舒吃东西时不仅没发出半点的声音,姿态也很优雅。

    张氏看了不由说道:“红豆,你吃饭的模样真好看,下次你能不能教下如蝶跟乐玮?”张氏进门四年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如蝶儿子林乐玮。这两个孩子吃饭时不仅狼吞虎咽,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清舒愣了下,点头说道:“好。”她十四岁被接去京城,继母崔氏请了教养嬷嬷教导了她一年。后嫁入忠勇侯府,侯府规矩多,时间长了潜移默化之下行为举止也有所改变。

    不过张氏的话也给清舒敲响了警钟。之前不过是照着镜子摸了下脸就被老太太怀疑妖邪附身,要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还不知道老太太要怎么折腾她。

    正想着,肚子又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起来。清舒没忍住,又将吃的都给吐了。

    张氏大急:“大金叔、大金叔你快点,红豆又吐了。”

    正在划船的大金叔加快了速度,没多会就到了县城。

    大金叔扬声道:“承志媳妇,马上靠近码头,你们做好下船的准备。”

    太丰县河流众多,走水路比陆路更方便。所以物资基本都是用船运到县城,像现在码头停靠的三艘船上装的就是瓜果蔬菜等物。

    码头上有脚夫车夫的吆喝声,有小贩的叫卖声,还有儿童嬉笑声,非常的热闹。

    这一幕,让红豆熟悉又陌生。上辈子她跟老太太来过县城三次,每次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可去了京城,这些就成了回忆。

    张氏抱着清舒上了一辆马车,朝着车夫说道:“去三元街。”

    这里以前不叫这名,是后来居住在这的大才子许文昌连中三元才改叫三元街。说起来红豆与许文昌还有血缘关系,红豆的曾祖母是许文昌的孙女。

    关系其实算很远了,但林老太爷却以此为荣,时常念叨此事。

    下了马车拐了一道弯,两人来到一栋红砖青瓦的房子前。

    清舒对这宅子并不陌生,上辈子她二叔林承仲一家就住在这里。她跟着老太太来县城的三次,两次就是去的林承仲家。

    敲了下门,很快里面有人扬声问道:“谁呀?”

    “陈妈妈,是我。”

    穿着褐色细布衣裳发髻上插着一根银簪的陈妈妈开了门,笑着道:“三奶……”

    话没说完,看到脸白得跟一张纸似的清舒,陈妈妈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姑娘,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张氏解释道:“红豆烧了两天,今日刚好一些我就赶紧送回来了。”

    陈妈妈朝着外面大声叫道:“建木,姑娘身体不舒服,快去请贺大夫来。”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应了一声,撒腿跑出胡同。

    陈妈妈从张氏手里接过清舒,疾步往里走去。

    一进院子,入眼的就是葡萄架跟搭在上面的秋千。葡萄架下,有一张樟木小圆桌与两张藤椅。圆桌上,放着一只青花缠枝莲茶杯,看起来,特别的雅致。

    上辈子这院子被她二婶种满了菜,跟如今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

    清舒忍不住起了怀疑,她娘若真是破落户应该跟她二婶一样精打细算过活,怎么这院子会布置得这般清新雅致。

    进了屋,清舒的怀疑就得到印证了。就见这屋子整套的家具全都是用的酸枝木;多宝格上陈列了瓷器跟玉器都很精美;梳妆台上放着一个红木首饰匣子,匣子旁边放着嵌宝石衔珠凤簪、金镶珠翠软镯两样首饰。

    清舒脸色变了又变。上辈子堂妹如彤嘲讽说她外祖家是破落户,林家的人什么都没说,后来她又见到穿着寒酸的舅舅一家也就信以为真。可这屋子的摆设以及梳妆台上的首饰让她知道,她被骗了。她外祖家不仅不是破落户,反而非常有钱。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