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作者:admin

桃运邪医

admin 6个月前(2019-05-09) 都市言情
        《桃运邪医》经过二两两个半月的修改,于2017年2月正式开始发送章节。



        至今已经两个月的旅程,今天迎来了上架的消息,心中真的是非常的激动,同时又非常非常的紧张。



        对于每一个作者来说,作品上架才能有真正的收入,这是网站还有编辑对作者的一个肯定。



        但是,对于读者,就不会这么想,很多人会说,怎么看你本书还要收费?



        二两知道,上架了,将会流失很多的读者......



        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充值看书,虽然每个月花不了多少银子....



        二两真诚的说一句,希望大家能够支持二两一下,因为有了订阅,才是对二两以及《桃运邪医》最大的帮助和肯定。



        小说其实就是讲故事,二两希望每一个故事片段都能逗你们一笑,闲暇之余可以放松压力。



        其实一个月的订阅下来,最多就是买了一盒最便宜的烟。全当是给二两买了一盒烟,让灵感女神环绕二两的脑神经吧。这样的要求我觉一点也不奢侈.....



        同时,在这里要特别的感谢我的责编莫离大大,是他帮助二两一步步的将内容修改完善,和一直推荐不断的给与了本书最大的帮助,真心的感谢莫离大大。



        还要感谢“WeilingtonDU”“强哥7007”“守91VX”“大肥5858”“哈喽吴先生”“乔阁帮主”的打赏,每天给二两加油打气。



        每当二两有些懒惰,或者灵感缺乏的时候,就看到你们的打赏,瞬间干劲十足,精神抖擞。真心的感谢你们的支持。二两一定加倍的努力,让家大家看的更爽,看的更加过瘾,也会连续的加更。



        同时还要感谢“杨春白雪”“颓废的糖”“赶紧几把写”“喜子啊啊”“啊我饿衣屋宇”“快乐的坏坏”“书友44911831”“裁判123”“1988u23”“9孤鸿寡鸩6”“视觉鹏影传媒”“晓梦无痕”“元旦2号”“慕姑苏”“sui0816”“捌月十一”“Avg一直美”“书友44912939”“所谓良人”“15111892698”“朱丽叶”“书友45398898”“圊衫”等各位读者大人的打赏月票支持。



        二两希望上架后,依然能够看到你们活跃的身影。



        本书的内容其实才刚刚开始,大家可以放心的订阅,因为后面的内容会越来越精彩。



        本书的群号为:249481873    欢迎大家入群讨论剧情人物等....



        千言万语,二两最想说的就是一句话,求订阅



        求订阅~



        谢谢大家的支持...



        好啦,二两继续构思码字去啦。

    

    。

        浙海第一人民医院



        “查不出来么?我要病因,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查不出来?”徐院长在办公室里咆哮着。



        “所有的医疗设备上都查不出病因。”一个中年医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废物,你们全都是废物,院里拿出那么多的钱,买最先进的仪器,怎么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一群饭桶。”徐院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破口大骂。



        “要不…..让中医那边看看,也许能看出什么…”中年医生委屈的说道



        只因医院里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徐院长不敢怠慢,想到老人的身份他就更加恐慌,苏氏集团,浙海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得病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的创始人苏老,人家现在昏迷不醒,就躺在自己管辖的医院。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如果苏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的位置肯定玩完,就连医院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叶教授,叶教授在哪?马上让他去看看苏老”徐院长大声吼道。



        “爸,你说医院这么着急找你,是不是遇到特别棘手的事情了?”叶晨坐在自行车后座问道



        叶崇志,也就是叶晨的父亲,此时他右眼皮猛地跳了两下,心中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也许吧”



        叶家父子二人来到医院,徐院长感觉内心豁然开朗,急忙上前说道:“叶教授,等你一会了,走,咱们去看看苏老的病。”



        几个人没做耽搁,风风火火的来到重症监护室



        此时监护室门口站了一大堆苏家的人,徐院长压力倍增。



        刚准备踏入病房,就听见一道尖锐的声音“徐院长,你们医院的医生就这种水平吗?检查了大半天连个病因都检查不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指着徐院长说道



        徐院长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对付,硬着头皮说道:“苏小姐,您先消消火,这位是叶崇志,我们医院里最好的中医教授,只要他出手,一定会找出病因。”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叶崇志身上。



        叶晨闻言,心中划过一道鄙视,徐院长,您还能再无耻一点么?为了你的那个地位,你也算是拼了。



        “中医?你跟我说中医?那么多仪器,那么多西医都检查不出来的病情,你说让中医查出病因?徐院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好糊弄?”苏姓女人几乎咆哮的说出这番话。



        叶崇志也没想到自己的到来,能让对方如此反感:“这位女士,中医和西医不同,你要相信老祖宗给我们流传下来的医术。”



        “现在还有人看中医么?收起你那郎中的模样,实话告诉你,我不信中医能治病”苏姓女人不留一点情面的说道



        “泼妇”



        听着这些难听的话,叶晨脸色越来越难看,从人群里走了过去,冷眼看着苏姓女人:“你说的中医没用?”



        苏姓女人见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质问自己,冷哼一声“你是干什么的?轮得着你指手画脚?”



        叶崇志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冷冷的说道:“即便你不相信中医,也应该照顾病人的状况,何况,就算我看不出什么,对病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苏姓女子没做回答,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几个人没在说什么,直接走进重症监护室。



        叶崇志小心翼翼的抓住苏老的手腕,仔细的开始把脉….



        过了五分钟,他才发现,这次的病情确实有些棘手,换了一只手,再次把脉,好一会后,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病因。有些无奈也有些愧疚的抬起头,道:“恕我无能为力,病人的病因我也查不出来。”



        徐院长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的希望也破灭,就连叶教授也束手无策。这可是中医界的泰斗人物,在医学界享有极高的威望。连他都看不好,难道自己终究躲不过这次的坎?



        不单是徐院长,就连一旁的医生也是面色沉重,苏老如果在他们医院出问题,无疑对他们会造成不小的打击。



        “还什么最好的中医,也不过如此,装样子把把脉就说无能为力,无耻”苏醒女子出言嘲讽的说道



        这时候,重症监护室已经被围的里三圈外三圈,很多闻言的病人都来看热闹。



        听到中医给重症病人看病,这不是胡闹么,纷纷议论着:



        “中医能看出什么病,我看徐院长是疯了,相信中医”



        “我跟你们说,现在中医的骗子太多了,我就是喝了两幅中药没有效果,还差点中毒”



        “简直就是胡闹,中医能治病不假,那也要分病情”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无不讽刺中医



        叶晨越听越不是滋味,脸色铁青,想他前世好歹也被人誉为药神,什么没经历过?荣耀、屈辱、高兴、悲痛、他经历的太多了,自从前世觉醒,才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很多医学内容到现在他都不能理解,这个泼妇竟敢说中医无耻,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实在是太可恶了。



        整理一下心情,叶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徐叔叔,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徐院长一愣,看了看叶崇志,一脸的为难:“小叶,算了吧,你爸爸都看不出来,就别为难了”



        一旁几名医生闻言,立即嗤之以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不是看在叶崇志的面子,这里轮得着你小小年纪说话?一个个心中暗绯。



        这一次不但是苏姓女人,连带着所有苏家人,还有围观的都有些愤怒,医院把病人当什么了?随便一个人想试试就可以试么?



        “徐院长,这算你们医院的态度么?随便让一个人都可以给人看病?”苏姓女人几乎是咆哮的说道。



        又是这个女人,叶晨看着苏姓女人那副嘴脸,心中不由火大“怎么?你很想老人治不好是不是?”



        “胡说什么?你是干什么的?”苏姓女人有些紧张的说道



        “我是干什么的重要么?你三番五次阻挠我们治病,有何居心?”



        “你…..”



        “我什么我?你那么厉害,要不你来治?”



        “你的意思,这么多人都不能看出来的病,你能看好?”



        叶晨何尝不知道这个苏姓女人就是逼自己出丑?“起码我有把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妙龄女子听到叶晨的话,眼神中闪出涟漪,擦了擦眼泪,走到叶晨身边,声音还有些哽咽的说到:“你是说爷爷的病,你能治?”



        叶晨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打扮,她身穿这剪裁适中的黑色职业套装,妙曼的身材,玉脖上挂着一条钻石项链,吊坠紧贴在胸口…..下身笔直而修长的美腿,配合丝袜,显得那么性感,



        尤物….



        这女人绝对是尤物,尤其她现在的脸上还带着那么一丝悲伤。



        叶晨从女子的脸上看出了痛苦、迷茫、还有些愤怒…..我见犹怜啊…他坚定的说道:“只要他不死,我都能救活!”



        说着叶晨身上涌出一股无比自信的光彩,让人感到莫名的信服。



        “姓徐的,我警告你,若是你在叫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看病,别怪我不客气,别忘了这家医院有我们苏家的股份!”苏姓女人看着叶晨的模样恨得牙痒痒



        徐院长现在冷汗湿透了汗衫,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是苏老爷子的女儿,苏家二小姐苏冬宣,一个是苏老爷子的孙女,苏静雅,无论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



        苏静雅没有理会自己二姑的咆哮,眼睛紧紧盯着叶晨,“空口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是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大言不惭说会中医……”



        “小小年纪一点不懂谦让,中医那么好学么?”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出风头,什么事干不出来….”



        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嘲讽声音,叶晨感到胸口发闷,心中生出一股怒火,但还是被他压了下去,漆黑的眸子扫视四周,凶狠的目光顿时令众人禁若寒暄。



        “相不相信我没有关系,对于你们这样的人,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出手。”叶晨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冷冷说道的同时,拉着叶崇志的手。



        “爸,咱们走吧既然人家看不起中医,没有必要待下去。”



        听到叶晨要走,徐院长那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一旁的几名医生也是如此,其实他们都认识叶晨,叶教授的儿子,平时经常来医院跟着叶教授学习医术,平时看这孩子挺稳重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抽风了?



        但没人能理解叶晨此时的心情,愤怒,不甘、以及对于世人不理解的浓浓失望感…..



        而叶晨跟叶崇志没走两步,他转头看着苏静雅,忽而笑道:  “对了,你爷爷的症状已经有九天左右了吧?先心痛,一日而咳,三日胁支痛;五日闭塞不通,昏迷,身痛体重….”



        说完,直接跟父亲一同离开。



        叶晨之所以会在离开前说着一段话,是因为一来他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二来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狠不下心。



        而苏静雅听到叶晨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整个身体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晨的背影…..



        叶晨说的竟然都对,而且丝毫不差,但这些事情也只有他自己和爷爷知道,叶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真的能治好爷爷的病?……

    

    。        眼看叶晨越走越远,苏静雅内心却十分的纠结,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她犹豫,下定决心:“这位先生,麻烦你给我爷爷看看。”



        这话一出,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突然安静下来,震惊的看着苏静雅。



        “静雅,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苏冬宣没想到苏静雅如此决定,急忙阻止。



        徐院长冷汗都流下来了,暗道:各位姑奶奶,你们要闹去别的医院啊…..叶晨是什么水平,他心里最清楚,人命关天岂是说着玩的?



        苏老是他们家最大的靠山,一旦老爷子倒下去,苏家在商界会受到严重的损失,其他家族一定会趁机打压苏家,苏静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决定赌一次。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治好里面的病人?还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救人?”叶晨踱步返回,抢在苏静雅说话之前对着苏冬宣冷冷的说道。



        “你什么态度跟我说话?你以为自己是谁?”苏冬宣并有回答叶晨的问题,反而指责的说道



        “回答问题”叶晨已经临界爆发



        “两个我都不信”苏冬宣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回答。



        她只感觉叶晨身上散发出那种不容反抗的气势,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好”叶晨看着苏静雅问道:“不知道你说了算不算?”



        “我今天就向你们证明,西医能救人,中医一样可以救人,而且比西医更快,中医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叶晨浑身的气势散发出来,一个强者的气势。



        苏静雅被这种气势震撼到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怎么会如此自信,那种气势即便是自己也稍有逊色“你想怎么样?”



        “我只有一个条件”叶晨嘴角微微上扬,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苏静雅眉头微皱“什么条件?”



        “我要她道歉,跟中医道歉,跟我父亲道歉”叶晨一手指着苏冬宣不容他人拒绝的气势顷刻爆发。



        苏冬宣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自己竟然怕了…..怕什么?“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你算什么东西?”



        “答不答应随你,我无所谓”叶晨神在在的说道,他虽然有医者的仁慈,但不代表他不记仇,你们三番五次的讽刺中医,讽刺父亲,自己提个条件怎么了?



        “你有病吧?治病还要讲条件?这是医生该说出来的话么?”苏冬宣一脸的嘲讽之色的说道



        “首先声明,我并不是医生,其次,我只想知道你敢不敢答应”叶晨淡淡的说道



        “那你要是不能治好呢?该怎么做?”苏冬宣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说道



        “我下跪道歉”叶晨依旧淡淡的说道,仿佛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一样。轰~~~~



        人群里乱声一片,这算什么?这小子太自负了…..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道歉,跟中医道歉,跟你父亲道歉,如果你输了,你要跪着从这里走出去,并且道歉”



        苏冬宣仿佛自己赢定了的模样。他不相信这么多医生都查不出来的病因,这个小子能查出来,最重要的是,叶晨说中医能够救治,这就是漏洞。



        达成了协议,叶晨也就不再耽搁



        叶晨和叶崇志以及徐院长三人走进重症监护室。



        苏老的病情在叶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隐疾性心梗。



        “爸,银针….”



        叶崇志急忙从兜里掏出银针递给叶晨。



        打开银针盒,叶晨抽出三根足有六寸的银针,单手一甩,银针扎在苏老的心脏周边。



        真气化为三道,通过银针涌入老人的体内。



        叶晨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心脏梗塞的位置竟然在内壁,难怪连仪器都检查不出来这种症状,如果想要治疗,必须将银针插入心脏才能治疗,这等难度,让叶晨有些为难了。



        叶晨停下手中的银针,开始沉思,若是使用生息针法第二重,也许能够轻松治疗这种情况,无奈自己的功法才第一层,想要使用第二重针法明显是一种冒险行为。



        “拼了,富贵险中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定决心的叶晨,眼神闪现坚定的神采。



        既然打脸,那就挑最快的方法,叶辰从来不是犹豫不决的人。



        此时他又抽出三根银针,刷刷刷,眨眼之间三根银针在苏老心脏周边不同的位置问问扎入。



        重症室外面苏静雅屏住呼吸,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叶晨。



        苏冬宣手心里都是汗“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办法?”此时她已经萌生后悔。



        徐院长额头上冒出冷汗,如果苏老有什么意外,自己现在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他知道叶晨现在是冒险施针,估计会直接晕过去。



        生息针法有一种叫做针阵的功法,叶晨正是使用针阵,他要将苏老的心脏周边的经脉切断,保证心脏是一个独立的病体,这样再加上生息一重针法,可以激活细胞,让血液再生,加上真气的配合,让苏老心脏再生。



        感觉到银针传来的丝丝热量,叶晨知道自己冒险成功了,虽然真气消耗的非常大,但是对身体没有什么损耗。



        数分钟后,叶晨将针阵解除,胜败在此一举,被解放的心脏猛的跳动一下。



        血液仿佛得到了召唤,犹如精灵般欢快的涌入。



        叶晨将最后的一道真气渡入苏老体内,确保心脏能够承受这种跳跃。很快,心率仪上,开始了数据更新。



        心率正常….



        血压正常….



        咳……..



        苏老此时长咳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这……这怎么可能!”徐院长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以他对叶晨的了解,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医术?整个医院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叶晨只用了六根银针,不但查出来病因,更是连病一起治好了,他不敢相信,两只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地盯着叶晨每一个动作。



        重症室外的人看到苏老动了,“醒了,醒了,真的醒了….”有人惊讶,有人欢呼,场面好不热闹。叶晨给他们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中医、银针,那些被他们鄙视为骗人的把戏,竟然把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治好了,懵了,叶晨用事实证明给他们,中医完全可以颠覆西医的治疗。



        苏静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子冲进监护室,扑在床头“爷爷…..”眼中充满了激动。



        “不要动,还有最后一步没做完。”真气严重的损耗,让叶晨脸色苍白,说话也没有了力气。



        还有最后一根银针,叶晨黏着银针,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银针直接树立在那不停地颤抖。



        苏老每一次心跳,银针抖动的速度就越快。



        这下大家都有疑问,这是干什么?



        见差不多了,叶晨嘴角终于挂起了笑容,手指轻轻一弹。



        “噗~”



        银针破体而出,稳稳地落入叶晨的手中。



        一直处于昏迷的苏老,眼皮跳动了几下,紧接着突然坐起来,哇….一口血块喷了出来。



        这一下把苏静雅吓了一跳“爷爷….”大声的喊叫



        “这是他心脏里面的血块,和淤血,已经逼出来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叶晨虚弱的解释着,此时他需要休息。



        与此同时,苏老缓缓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打量四周。



        苏静雅扑在苏老的怀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这么多天,她委屈,隐忍,担心,种种情绪终于得到了发泄,放声大哭。



        门外一大群苏家的人走了进来,跟着的还有很多医生,今天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难道中医真的可以如此神奇?



        带着种种疑惑,很快,苏老被拉去做了检查。



        他们必须要确定苏老是否真的被治好了。



        一大群人,进来的快,走的更快,满满的房间一下子走的空空如也。



        苏冬宣紧紧跟在人群中间,她怎么会知道叶晨能医好父亲。



        突然背后传来叶晨的声音:“唉~~你就这么走了吗?”

    

    。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