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作者:admin

仙凡酒屋

admin 6个月前(2019-05-09) 都市言情

    水蓝星球.华夏国.汉城市。

    十九点钟。

    中山街,一家位于街尽头的名叫川味香的餐厅内,生意兴隆。

    服务员们忙着点菜的点菜,上菜的上菜,收拾桌椅的收拾桌椅,与来到这里的客人们挤成一团。

    撩妹的男声,嘻笑的女笑,将这间酒楼填满了。

    这个餐厅是小饮食店,还算干净,但是,与高档半点沾不上边。

    因为价格实惠,口味又还不错,所以有许多人成了回头客。

    口口相传,因此每天到吃饭的时候,这里是人满为患。

    这个餐馆,在东湖的边上,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远处湖心公园的景色。

    在餐厅的西边的一个临窗的僻静餐桌边,有一男一女正坐在桌子的两边,相对无言。

    他们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年龄。

    那个男孩穿的很随便,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但朴实的衣着难掩他的小帅,特别是那双浓眉大眼,引得旁边桌上吃饭的女孩偷看。

    而那个女孩穿着却极为讲究,一身黑色的香奈儿真丝连衣裙,搭配着一串珍珠项链,再配上那个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和漂亮的面孔,十分典雅。

    她的美丽,引得大厅中许多的男人注目。

    他们点的菜肴,早就放在桌上十分钟了,但却没有人动筷子。

    餐桌上,除了桌子上菜肴的香味,还有那个女孩身上的高级香水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个香味,让那个男孩,皱起了眉头。

    “两个月没见,你换了香水了?”男孩抬起头,看着女孩。

    “人总不能活在固定模式中。”那个女孩将目光从窗外远处公园的树梢上收了回来,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孩。

    “固定的模式?”男孩不解,继续看着女孩。

    女孩犹豫了两分钟:“我……有事想同你说!”

    “说吧,什么事?你知道的,我从不拒绝你的要求。”

    男孩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筷子,先给女孩夹了她最喜欢吃的红烧鱼,放到女孩的碗里:“我们边吃边说吧,菜都有些凉了!”

    女孩身子颤抖了一下,男孩的话让她有异样的感觉。

    但是,女孩很快恢复了镇定,用坚决的话语说:“我们分手吧……”

    说完后,女孩感到放下了一个包袱。

    这话,她曾经演练过无数次,现在,终于鼓起了勇气,直接了断的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不再在乎什么后果。

    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对不起他,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都不会把她怎么样。

    这个男人,从两个人认识以来,整整三年的时间,甚至从来没有对她大声的吼过一次。

    所以,她太了解他了,自己提出分手,这个男人也不会将她怎么样,更不会漫骂和武力对待。

    所以,她猜到男孩会极力去挽留她。

    但是她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应对的说辞,决不心软。

    场内一下子寂静起来。

    她没有听到男孩的挽留声。

    听到她提出分手的话,男孩楞了楞,没有震惊,没有愕然,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更没有歇斯底里。

    他那伸出去夹菜的手,在空中凝固了几秒钟。

    随后,男孩继续伸出筷子,将菜夹到了自己碗里。

    低头吃了一口菜,男孩才抬头看了女孩一眼,用一种稍哑的嗓声音说道,“好吧,随你意愿!”

    男人的回话,让女孩的神情放松了下来,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同时,女孩又有些失望,男孩没有挽留她。

    哪怕是你说几句“不要离开我”的话,也能让坐在边上的那个人对自已另眼相看啊!

    难道几年的同居生活,就是这样的平淡结束?

    曾经说好的我是你的生命呢?

    还有那失去了我就失去了人生的意义的话呢?

    就是石头丢进水中,也应有个响吧。

    女孩想继续刺激男孩。

    你在控制自己吗?我点你的狂穴。

    “希望你能原谅我!”女孩又刺了一穴。

    “没关系,这或许就是我们没有缘分吧,今天是我的生RB来想在这异乡与你共度,并给你一个惊喜……”

    男孩拿起了酒杯,自饮了一杯:“没想到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女孩的脸红了,她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男孩:“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吗?”

    “当然是你有理由吧。与我在一起三年,你每次都是正确的,有理由的。”男孩叹了一口气,看了女孩一眼。

    他那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喜怒哀乐。

    女孩看着男孩,摇了摇头:“我的闺蜜,现在一个个开奔驰,开宝马,住别墅,每日不是逛街购物就是做美容练瑜伽,过得有滋有味。她们的长像与才华都比我差,只是找到了一个好男人。

    我找了你,你能给我什么?

    我不想到了三十岁之后,变成一个居家的黄脸婆,每日想的是怎么和你一起还一套小房子的房贷,省吃俭用供孩子读书,给老人看病……”

    女孩说的激动起来。

    “我再过几年就不年轻了,男人三十一技花,女人三十豆腐渣。我想趁我还年轻的时候,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男孩叹口气:“难道财富与享受就那么吸引人?”

    女孩肯定地点头:“我不是一个可以和你一起吃苦奋斗的女人!”

    男孩点头:“我看出来了!所以你几次拒绝去我家见面。”

    “或许当初我们两个认识就是一场错误!”女孩拎着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菜都点好了,这估计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吃的最后的晚餐,就算散伙饭吧,不要浪费了,吃完再走吧……”男孩的眼睛,看着女孩。

    女孩犹豫了一下,又重新坐了回来。

    她动了动筷子,但是又将夹的菜放下。

    而男孩却像是没心没肺一样,吃了两碗饭,把桌上的菜吃了大半。

    “阿菲,还舍不得吗?”

    一个男声在不远处响起。

    女孩听到那声音,马上站了起来。

    男孩斜睨了来人一眼。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的一身不低于五万。

    那男人走了过来,挽住了阿菲的腰,挑衅地看着男孩:“你就是那个穷光蛋曹云飞?”

    男孩直盯着那男人:“大叔,我是曹云飞。”

    大叔你妹啊!

    老子只有三十五岁好不好,说的我那么老?

    “大叔”冷哼一声:“嘲讽我?再不高兴,也是我的手下败将!”

    曹云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半点失意或者沮丧:“哈哈哈,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对了,我现在就将阿菲交给你了。阿菲是个好姑娘,温柔善良,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她。还有,阿菲每个月来大姨妈的那几天,身体不舒服,过去都是我给她用红糖和生姜煎水,现在就交给你了,还有,那几天不能做那个事,对她身体有……”

    “曹云飞,你无耻!”阿菲喊了起来。

    “大叔”的脸上那胜利者的笑容僵硬了,他用厌恶的眼光看了那个女人一眼。

    这曹云飞的意思我明白,无非说我是捡破鞋的。

    阿菲这个俵子,说什么没有同曹云飞做。

    还说****是骑车破的。

    骑车能够骑到大姨妈的头上,还红糖生姜水。

    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玩够了,丢破鞋。

    不过这个曹云飞得好好地收拾。

    “大叔”用手指头指着曹云飞:“你嘴巴硬,我现在就要你吃炒鱿鱼。”

    曹云飞继续笑着:“我等着。”

    “大叔”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

    “张总,我是黄区长的儿子黄仁。对,你上星期天还到了我家来,我在家中见过你。”

    话筒内传来了一个讨好的声音:“是黄公子啊,有什么吩咐?”

    黄仁:“你公司有一个叫曹云飞的人吧?”

    “有啊!”

    “我与他有仇,你知道怎么办吧?”

    那边楞了楞,很快回道:“知道,我马上炒了他!”

    在黄仁放下电话后,曹云飞的电话响了。

    他感到有不好的感觉。

    果然,电话里传来了公司老总的声音:“曹云飞,你马上回公司办理离职手续,你被辞退了。”

    曹云飞:“什么理由炒我?”

    “我是老板,我看你不顺眼。”那边放下了电话。

    黄仁得意道:“小子,滚回山沟去,城市不属于你。”

    阿菲也笑道:“黄公子是JA区黄区长的公子,你得罪他就没活路。”

    “一个小小的副区长的儿子,竟然欺到了我表哥的头上?你找死。”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一个二十刚出头的男孩,刁着烟走了进来。

    他来到了曹云飞的身边,对着望向他的曹云飞,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

    曹云飞马上展开了眉头。

    “表哥,这就是那破鞋……”

    “你姐是破……”阿菲一听,马上骂了起来。

    “啪!”一声响,阿菲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你敢打人?”黄仁感到没面子。

    因为来人是曹云飞一伙的,是来帮曹云飞的。

    破鞋的问题,是我的人民内部问题,不能让你说。

    而且,你还动手打人,这就是不给我面子。

    想到这,黄仁马上拨打了电话:“马叔,有凶手伤害我的朋友。”

    电话打出去一刻钟,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谁伤人?”一个头头问。

    黄仁指着曹云飞和他表弟:“他们两人。方队长,抓了他们。”

    这时,旁边有人说:“姓曹的年轻人没有动手。”

    那个警察一听,马上对那人说:“我怀疑你与他们是一伙的。你也同我们一起去警局。”

    这一下,边上的人都不敢再说话了。

    曹云飞的表弟一看,笑了:“这就是你们的执法公正?调查都不调查,就听非警察的人命令抓人?”

    方队长笑了:“有没有罪,到了警局就知道。”

    表弟也笑了,拨通了电话:“王叔,我在中山路的一家小餐馆,有警察要抓我。”

    “我马上到!”那边的人一听,急忙挂了电话。

    黄仁嘲笑道:“找关系啊?行,电话都让你打了,有能耐就显出来。来多少都一起抓。”

    表弟:“等半小时,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拉着曹云飞坐下。

    “表哥,你不是说要送人钻戒吗?难道是送给这个女人?”

    曹云飞一楞,马上会意,叹息道:“我不知道她红杏出墙,还准备送钻戒求婚,现在不用了。”

    表弟摇摇头:“江湾的那别墅装修好了没。”

    什么江湾别墅?别墅厕所他都没见过。曹云飞不知如何回答。

    但是,他还是很配合的摇摇头。

    表弟的话,吓住了一些人。

    江湾别墅,在汉城是有名的,一套下来五千万。

    阿菲冷笑道:“他的命,做梦都梦不到江湾别墅。”

    这时,外面又有人冲了进来。

    “局长!”方队长一看进来的人,马上敬礼。

    警察局长看了表弟与曹云飞一眼,问方队长:“是谁让你们出警的?”

    方队长:“我们分局的马副局长。”

    “有出警命令没?”局长又问。

    “没有!马副局长让我们立即出来带人回警局,审讯后,再补出警命令。”方队长如实说。

    局长冷笑道:“抓回去,将罪定实了,再来补出警命令。看来这个事情你们做的不少了。”

    方队长低下了头,说不出话。

    局长挥挥手:“回去,等待处理。”

    方队长带着人离开了。

    黄仁一见,马上说:“王局长,这个人刚才行凶,为什么不抓他?”

    王局长不理会黄仁,走到了一边,拨打了电话。

    等到他放下电话,点起一支烟还没有回来时,黄仁的手机响了。

    “你这个坑爹的,当初我应该将你射到墙上。”

    一串骂声从话筒中传出来。

    黄仁红着脸,走到了一边接电话:“老头子,我告诉我妈去。”

    “告诉你妈?告诉你外婆也没用。你给我闯大祸了。”

    黄仁感到不妙:“爸,你可是区长,你怕谁?”

    “我只是一个副区长,人家是省,委,副书记兼汉城市.高官。人家看我不顺眼,一句话,就有人来找我。”

    黄仁一下子呆了,曹云飞的表弟是省高官的儿子,那曹云飞也是省高官的侄儿了。

    老子胆子真大,省高官的侄儿的老婆也敢抢!

    这真是老虎头上抓毛,不,是抢老虎的亲。

    想到这,黄仁马上跑了过来,跪在了表弟的面前。

    “公子,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该死。”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着自己的脸,那巴掌拍拍响。

    “黄公子,你为什么要给他认错?”阿菲急忙过来阻止。

    黄仁拨开阿菲的手:“你这个贱人,曹公子的身份竟然瞒着我,来勾引我,让我来得罪曹公子,你该死!”

    阿菲傻了,这剧本不对呀?

    这时,曹云飞看不下去了:“希望你们能夫妻恩爱。”

    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区长的儿子给自己下跪?这情况不对。

    说完,曹云飞拉着表弟离开了小餐馆。

    两人来到了外面的一辆宝马车边,打开了车门。

    曹云飞坐进了副驾驶座,看都没有看餐馆内一眼。

    那辆宝马车在街边一干人的目光下,悄然穿过湖心公园外面的街道,消失在车流之中。

    留下了一个感到不安的女人和一个彻底蔫了的男人,他们呆若木鸡的站在小餐馆的门口……

    

    坐在宝马车里,曹云飞的目光看着车外流淌的景色。

    这是一辆车牌号很牛的宝马。

    二十分钟的时间,宝马车已经离开中山街很远了,快要进入环城快速线了。

    “去哪?”表弟问。

    “我回宿舍拿行李,今晚坐火车离开汉城。”曹云飞说。

    表弟听了后,仿佛放下心来。

    帮曹云飞没有问题,如果帮了曹云飞后,给家里带来了麻烦,那他的老娘会打死他的。

    只要曹云飞离开了汉城,就会剪断线,安全了。

    “我送你去出租屋,顺便送你去火车站。”表弟觉得,还是要亲眼看到曹云飞离开才安全。

    曹云飞看着表弟:“给我说实话,为什么要帮我?今天之前,我从来没见过你,又不认识你。”

    表弟的眼睛看向了路边:“不是同你说了,受人之托。我是他弟。”

    “真的?不是又一个陷阱?”曹云飞不放心。

    “我草!好心得不到好报!你以为你是谁?你身上没有油了,陷阱你?肯定还要赔油进去。”表弟用手捶着方向盘,弄得喇叭直响。

    “对不起!我是弄怕了!为什么人生那么多的黑路?”

    曹云飞感叹的说。

    表弟安慰道:“人生之路,光明毕竟多于黑暗。只是你的路,正走到了黑夜中。”

    “你们知道今天我会出事?”曹云飞叹了一口气。

    “知道,阿菲在三个月前,就与那黄仁在一起了。我们得到消息,今天,她会提出与你分手。担心你冲动,所以我过来了。”

    “结果是我没有冲动,你倒是冲动了。”

    表弟:“因为我是男人!你不是。”

    曹云飞笑了:“你也不是女人,怎么能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两人笑了起来。

    曹云飞对表弟是一无所知。

    本来今天的事发展后,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原主的灵魂中,充满了怨恨,所以他要去完成这个行动。

    不料,对方找了一个有后台的人,来势汹汹。

    又哪知道,半路上杀来了一个表弟。

    如果不是表弟说出了那个人名字,曹云飞还不认识他。

    那个人虽然曹云飞没有见过,但是,他的原主却是认识的。

    对!原主。

    现在的曹云飞是从地球上穿越过来的。

    昨天晚上,原主得知阿菲的冷酷无情背叛后,一时冲动,服毒自杀了。

    刚好,地球中国的曹云飞登泰山时,被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击中丧命,魂魄穿越到这一世界,夺了原来的曹云飞的身体。

    如果是原主,今天就不会出现如此情况。

    原主很爱阿菲,少不了哭求的。

    可是,从地球来的曹云飞,对那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有厌恶。

    何况与原主同居了三年的女人,再好他也不会要。

    所以,面对对方的分手要求,今天曹云飞的表现很冷静。

    虽说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但是那只是过去。

    现在的曹云飞,不会再是原主的性格了。

    曹云飞在想着心事,表弟也在想着如何安全地送走麻烦。

    两人都停住了交谈,宝马车向着出租屋驶去。

    安静的车厢里,突然想起了一阵歌声。

    曹云飞感到有些熟悉,是他(应该是原主)的手机铃声。

    曹云飞拿出自己的手机,手机的屏幕正在跳动着,显示着“老婆大人”的来电……

    “老婆大人”正是阿菲,手机保存的联系人的名片,还没来得及修改……

    曹云飞想了想,装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把电话递给了自己身边的表弟:“帮我接,我心里……”

    表弟点点头,将车停在路边。

    然后,接过曹云飞递过来的手机,按了免提。

    电话里传来阿菲的啜泣声,“云飞,你为什么要骗我,要对我隐瞒这些事情?我们在一起几年了,难道是我哪里不够好么,如果你早说出你的身份,我肯定不会这样做。我错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

    表弟看了曹云飞一眼,曹云飞点了点头,然后,表弟就开口了。

    “阿菲小姐,你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

    电话那边的啜泣声一下子收住了,那个女人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表弟。

    “啊……表弟啊!今天对不起你,请你原谅!云飞呢……我想和他说话……”

    表弟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的所作所为,让表哥很失望,表哥原本以为你会是他的真爱,但最后的结果已经证明你不是,所以,请阿菲小姐你不要再浪费表哥的时间了。”

    “请让云飞和我通电话,我错了……我……”

    表弟:“发生了今天的事,我们家族已经知道了。你想一想,我们家族的长辈,还会同意你与表哥的婚事吗?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说完,表弟把电话挂断,把手机递给了曹云飞。

    曹云飞接过手机,直接删除了联系人,然后将手机关机。

    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在小餐馆外面,阿菲再一次拨打电话。

    “他已经关机了!现在怎么办?”阿菲问黄仁。

    黄仁将烟丢在地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有一条,你不要再与我联系了,我打给你十万元钱,咱们散了。”

    阿菲不甘:“有你说的那严重吗?”

    黄仁点头:“那位是牛,我是蚂蚁!一脚就踩死了。那位的父亲嘴一歪,我父亲就完了。你说严重不严重。你真是贱,放着高官的侄儿不嫁,偏要红杏出墙。现在害了我。”

    说完,黄仁驾车离开了。

    留下那继续在拨打电话的阿菲。

    半个小时之后,宝马在LC区的一个路口停了下来,这里的路边种满了柳树,从这里再往前走,就是国道,而离这里不远,就是几所大学,站在这里,就能看到远处的学园里传来的灯光。

    这里路上很幽静,往来车辆稀少。

    曹云飞下了车,向着不远处的城中村走去。

    一个小时后,曹云飞拖着行李箱出来时,发现宝马车还在。

    “还在这里?我以为你走了。”

    曹云飞将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

    “我的任务是将你安全地送上火车。”

    表弟说到做到,将曹云飞送上了火车的卧辅。

    分手时,曹云飞问了一句话:“你是大官的儿子?”

    表弟问:“你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的警察局长,还有黄仁后来的表现。”

    表弟笑了:“这个世界有人老实,有人装逼。”

    曹云飞不相信:“装逼要有逼格。”

    “JA区的一把手的儿子是我的哥们,警察局长的女儿是我同学。我这个逼格如何?”表弟将头侧四十五度看着天。

    曹云飞点头:“这还说的过去。我一直纳闷,我与你那委托人认识几年了,没听说过她家是官家。她现在还好吗?”

    “很好!有事你也不要去联系她。这当我帮你的报酬。”表弟说。

    曹云飞看了看表弟,他有些明白了。

    火车快要开了,表弟下了火车。

    看着火车离开了车站,表弟才离开了车站。

    回到了车上,他拨出了一个电话:“姐,你交待的任务完成了。”

    一个女声传过来:“没有人跟踪他吧?”

    表弟一瞪眼:“谁敢!姐,你这是做好事不留名,是不是太吃亏了。”

    话筒内一声叹息声传来,那边关了电话。

    而曹云飞躺在卧铺上,随着车轮声,很快进入了梦中。

    在梦中,他进入了一个高楼。

    高楼有几十层高,四周都是金光闪闪。

    这里的墙都是金的,门外的石头都是金的!

    要是给我有多好啊!

    这么多的金子,能卖很多的钱。

    那我就能成为世界首富了。

    就在曹云飞**时,一阵吸力传来,将他吸向一个地方。

    “不要!你拉我去哪?”曹云飞喊道。

    可是,曹云飞的话还没有说完,脚就落地了。

    他来到了一个大厅内。

    这个大厅的四周,全是用珍珠做墙饰,顶上,摆了很多的宝珠,那宝珠象天上的星星,发着柔和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大厅。

    曹云飞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一颗宝珠,可以卖多少钱?”

    突然,曹云飞感到有人拍了自己的头。

    他马上回过神来。

    回神的同时,他警惕了。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找到自己?

    天上掉陷饼?还是掉陷阱?

    “你叫曹云飞?”

    一个声音从屋顶传来,吓了曹云飞一跳。

    他抬头看向屋顶,知道这不是一般人。

    “大神,我是曹云飞。你知道我?”

    “知道!地球中国的一粒小砂子,到水蓝星球华夏国,还是一粒砂子,不过,比地球的砂子还小。”

    曹云飞脸垮了下来。

    我承认自己是砂子,但是你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

    “为什么不直接?认清自我,才能定位并发展。”声音说。

    曹云飞吓了一跳,那声音能探到自己的心语。

    什么定位,什么发展,我是一条咸鱼好不好。

    “咸鱼也有翻身的时候,就看你愿不愿意翻身。”

    曹云飞一听,马上跪了下来:“我愿意翻身!你就让我翻身吧!”

    “很好!有咸鱼的觉悟,可以做个不臭的咸鱼。”

    说完,那声音手一点,一道光射向了曹云飞。

    曹云飞眼见白光飞来,害怕有致命危险,想躲。

    但是,他躲不过去。

    那白光射到了曹云飞的手上,在他的手上安了家。

    “去吧!如果能表现好,说不定你这咸鱼会变成鲤鱼。”

    随后,曹云飞的身子倒飞而去,从高空中向地上落去……

    “啊!”

        一声大喊,曹云飞醒了过来。

    “原来是一个梦。”

    曹云飞拍了拍自己的胸部,放下心来。

    同时,他又感到了惋惜,如果不是梦多好。

    对了,我的手曾被击中过,不要手残了。

    他急忙去看自己的右手。

    一看,他自己楞住了。

    在他的右手上,有一个印记。一个楼房的印记。

    这个楼房有点象梦中的那个楼。

    曹云飞差一点惊叫起来。幸好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对于自己的身上,不管是原主的记忆,还是现在的曹云飞,都知道,右手上从来没有什么纹身。

    那么这个纹身是什么回事?

    可以肯定,这个纹身就是那道白光射来刻上的。

    如果这样,那么梦就不是梦了。

    不是梦的梦,会是什么?

    突然之间,曹云飞想了解这个纹身有什么作用。

    他将纹身放到鼻子下闻。

    除了他身上的汗味,什么结果都没有。

    他又用左手,抓住了纹身的那块皮,将皮拉了起来。

    可依然只是一块皮,没有硬块。

    不甘心的他,用牙齿去咬右手纹身。

    除了牙齿印,还是什么都没有。

    气愤不过的曹云飞,心中骂道:“以为是奇遇,但是却是一钱不值的狗爪子印。”

    “你才是一钱不值!你才是狗爪子。”

    一个声音响在了曹云飞的脑中。

    曹云飞楞住了,这是谁在自己脑中说话?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脑中。”曹云飞紧握拳头。

    “你刚才骂我,你说我是谁?”声音回答。

    曹云飞瞪大眼睛:“你是那纹身?”

    “我不是纹身,我是寄居在你手上。”

    曹云飞明白了:“你是那屋顶声音丢下来的白光。”

    “总算你还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智商。知道我是谁了。”

    曹云飞发火了:“喂!说话好听点行不行!我的IQ是117。”

    “为什么要说好听的话?117,就是垃圾。160以下都是垃圾。”

    “你现在寄住在我身上,我是房东。只有租客怕包租婆的,没有包租婆怕租客的。”

    “你是包租婆?那你下面怎么多了根小单截棍?”

    曹云飞的头上有上千只乌鸦飞。

    “什么叫小单截棍?”

    纹身马上唱了起来:“快使用单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单截棍,哼哼哈兮。习淫之人切记,粗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声生水起。快使用单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单截棍,哼哼哈兮。如果我有硬功,老牛犁地。

    为人耿直不屈,决战不泄。哼!”

    曹云飞捂住了脸:“你是淫国来的吗?”

    “不是!我是仙界来的。”

    “那你肯定是个仙淫。”曹云飞说。

    “我不是仙人,我是仙灵。”纹身说。

    “仙灵?那你是这个楼房的包租婆?”

    “这个楼房叫仙欲楼,我是器灵。”纹身说。

    随着,一个小男孩,出现在曹云飞的脑中。

    曹云飞一听,两眼冒绿光,那可是器灵啊。

    在地球中国,曹云飞看了很多的网文,器灵,那可是老爷爷。

    “你有修仙诀?给我来个百十本。”曹云飞急切问。

    器灵摇摇头:“没有!一本都没有!”

    “那你有升仙丹?没有升仙丹,就给几十瓶练气丹,筑基丹,金丹丹……”

    “升仙丹有,在仙界,你自己上仙界去拿?”

    曹云飞差一点骂出声来。

    我要是能去仙界,还找你讨练气丹?

    仙界最低的也是地仙,要练气丹有什么用。

    器灵:“既然知道仙界最低是地仙,那练气丹一说何来。”

    曹云飞哑口无言。

    是啊!练气丹是凡人修灵所用,仙人用不上。所以仙人也练不出来。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那你寄居在我身上干什么?”

    “我是来帮你当老板的。”器灵说。

    曹云飞笑了:“我一个穷光蛋,没有官一代的爷爷,也没有富一代的爹爹,我哪有资格当老板?”

    “不能说,说就不灵了。你等着瞧吧。我要休息了。”

    见器灵不说,曹云飞便放弃了追问。

    很快,曹云飞便再一次进入了梦中……

    “到英山的旅客换票了。”列车员的喊声让曹云飞醒了过来。

    他下铺向外一看,这块他比较熟悉,快到站了。

    换好票后,曹云飞心情复杂地坐在床上。

    马上就要到家了,应该说是原主的家。

    对于前世界是个孤儿的曹云飞来说,家,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

    可是,自己在接受了原主的身体后,就接受了原主的一切。

    亲情,责任,都给接受了过来。

    也好!有一个家,有父母,有弟妹,这不是前世界的自己所期盼的吗?

    现在都有了,应该感到完美。

    下车后,曹云飞去了市里,买了许多的东西。

    然后,租了一辆出租车,向着黄梅山驶去。

    到家时,是在两个小时后。

    听到汽车声音,家里跑出来了几个人。

    见到这些人时,曹云飞的情感一下子生了出来。

    没有排斥感,没有生疏感。一切很顺其自然。

    “回来好!”

    母亲接过曹云飞手上的包,拉着他进了屋。

    外面的东西,都是父亲给搬进来的。

    妹妹上学去了,今年高考,住校学习。

    只有上初中的弟弟在家,今天是周末。

    将礼物分派下去后,父亲坐到了曹云飞的身边。

    “有事吗?”曹云飞感觉出来。

    母亲说:“你三外公去世了。”

    三外公?曹云飞的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

    没有子女,老伴在五年前去世。

    每年,原主都会去三外公家,给他拜年。

    对了,他的家是在英山市城内。

    “我明天去拜祭三外公。”曹云飞说。

    母亲点点头:“飞儿,你应该去拜祭,说起来,你还是他的孙子,在你十岁时,三外公办了酒,收你为他的孙子。”

    曹云飞记得有这回事,好象自已认了三外公为爷爷,过继?也谈不上过继,算是三外公的后人,答应在他百年后,给他上香烧纸吧。

    第二天,曹云飞来到了城内。

    凭着记忆,他来到了三外公的家中。

    由于城市的发展,三外公的家,已经处于城内繁华区了。

    这里就是一个城中村,这个村中的人都是姓王。

    在三外公家中,曹云飞见到了自己的外公。

    外公家有三兄弟,没有姐妹。

    外公排行老二,大外公已经在三年前去世了。

    “飞儿,给你三外公磕头。”外公说。

    曹云飞毫不犹豫,跪下,在三外公的坟前磕头三拜。

    “三外公,我会每年给你烧香烧纸,不让你在阴间受苦。”

    曹云飞说完后,感到了自己的灵魂动了一下。

    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我放心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曹云飞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三外公将他在村头进村口的一处房屋赠给了曹云飞。

    不仅仅是这样,更让他惊诧的是,外公和舅舅们都劝曹云飞,不要接收那个房产。

    仔细一了解,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三外公的那个房屋,是一个小型的酒屋。

    三外公一生,有些浪漫,好酒贪杯。

    所以他便将自己的田地,置换了那块地,建了一个两百五十多平方米,有着二层半楼的酒屋。

    光装修费,就花费了三外公一百五十多万。

    加上建筑费,用去了九十多万元。这还是村里特优价。

    一个小酒屋,又在城中村中,生意肯定不行。

    结果下来三年,这间酒屋让三外公亏损了一百多万元。

    连同前期的建筑费,装修费,还有经营亏损,总计亏损三百四十万元。

    三外公的积蓄花光了,还欠三百万。

    三外公在世时,将自己的住宅连住宅地抵押给了银行。用这些钱来建造酒屋。

    在他死后,银行收走了三外公的住宅和住宅地。

    另外还欠债的一百五十多万,就在酒屋上。

    谁继承了酒屋,谁就要负担这一百五十万。

    除了银行,三外公还欠了村中亲戚们的钱,有一百万。

    两百五十万的欠款。

    而这个酒屋的建筑与地基,值两百三十万。

    也就是说,曹云飞如果接受了这个酒屋,那么他就要承担那两百五十万的欠款。

    就算是现在卖掉酒屋,曹云飞也要亏损二十万。

    这也是外公与舅舅们反对曹云飞接受三外公的遗产的原因。

    不用外公他们劝说,曹云飞是一个有文化的大学毕业生。这点帐他还是能算的出来。

    肯定不能接受这笔遗产!

    下午,有律师前来办理遗产之事。

    在曹云飞去见律师前,他突然楞住了。

    “仙欲楼发布第一号任务。”器灵冒了出来。

    曹云飞楞住了,仙欲楼不就是右手上的那个楼吗?还发布任务?

    “你一个楼,毛都没有长全,发什么任务。”

    曹云飞的话,让器灵发怒了。

    “寄生宿主恶语伤灵,给予处罚。”

    随后,曹云飞惊慌失措了,因为他的嘴歪了。

    “我草……”曹云飞又想骂。

    “宿主恶心不改,继续作恶,决定加重处罚。”

    这一次,曹云飞的嘴歪到了下巴处。

    而且那骨头与皮的扯动,带来了阵痛。

    曹云飞慌了:“器灵,我错了。你的毛长全了。”

    “嗯?”器灵不高兴了。

    曹云飞:“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是大人,我听你的。”

    “那接任务之事,你怎么决定?”器灵问。

    “我接!我接还不行吗?不接的话,我这个样子出去,别人肯定以为我是外星人……”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