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正文
作者:admin

大头鬼被戏三仙居

admin 3天前(2020-01-24) 古典武侠

   白芸瑞扎死了王典,群贼一阵大乱,群贼无首就乱了套:能走的走、能藏的藏,最可怜的是山上的那些女眷,偏副寨主和大小首领都是带妻妾的,连同很多的丫鬟仆人到处乱跑,被官军杀了的不少,也有很多丫鬟和小姐被强奸的。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躲藏着一位年轻美艳的少妇,她叫翠露,是副寨主关大鹏的三夫人。翠露原本是浙江人,她是杭州首富翠德洪的小女儿,翠露从小就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她不但熟学琴棋书画而且姑娘长的又很漂亮,所以到了十七岁就有很多的达官贵人派媒人前来说亲。姑娘翠露心气很高,一般的男人她可看不上,左挑右选也没找到合适的。这也是命里该着,就在翠露一次去庙中上香时,被来杭州办事的副寨主关大鹏看到了。当时关大鹏35岁,已有了两位夫人,但他被翠露风情万种的容貌所吸引,从庙里一直尾随着翠露坐的轿子来到了翠府,晚上他就带人用迷药偷走了翠露。到了第二天,姑娘的贴身丫鬟才发现小姐失踪了,顿时翠府上下乱了起来,翠德洪一边派人去官府报案,一边又发动仆人们到处去寻找。关大鹏可不管翠府乱了套,高高兴兴的带着一直昏迷的翠露回到了山寨,强迫她娶为三夫人,从小娇生惯养的翠露怕的不得了,身在匪窟让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委屈的从了关大鹏。这次官军攻打山寨关大鹏死于乱军之中,翠露和她的丫鬟凤儿带了些金银细软也随着那些女眷一起向后山跑,在路上她身边的许多人被官军杀死,翠露和凤儿也跑散了,她看着到处是尸体吓的不得了。翠露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山洞躲到了里面,这是一个上边有一个很大的通气口的小洞,空气流通的很好所以并不憋闷,她哪里知道一个官兵正搜索到这里。这次攻打山寨那些心怀鬼胎的士兵们到处的烧杀抢掠强奸妇女,搜索到这里的官兵是个小少长,他叫武奎,今年23岁,一身不错的武功又加上勇敢,才当兵不久就被提升为少长。大家可别小看这个少长,他可以管50名士兵,在军营中权利也不小呢。武奎是想抓几个漏网之鱼,便一人搜到后山,这里很是偏僻寂静,前面的厮杀声也渐渐的变小了,他刚到山洞附近就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尖叫声,原来是洞中的翠露发现了一条蛇向她爬来。武奎闪身躲到洞口旁向里看去,借着由山洞顶端透出的光亮,他看到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武奎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那条蛇见外面闯进来一个人便转过头向武奎袭来,武奎挥动着手中的钢刀将蛇斩为两截。翠露惊恐的蜷缩在角落睁着大眼睛看着武奎,「你是谁?」
  武奎问道。翠露战战兢兢的说了自己的身份,武奎暗喜,心想:副寨主的夫人被我抓住又可以立一功了。「起来跟我走。」
  武奎大声的叫着。「不……不……求求你饶了我吧!」
  翠露边求饶边向后退。武奎一把抓住翠露想拽她起来,没想到却把她的衣服撕破了,翠露雪白的小肚兜露出了一半。武奎眼前一亮,翠露急忙用手去遮掩。正在这时从山洞外吹进一股大风,竟将翠露轻薄的白色裙子吹了起来,她一双健美修长光滑白皙的玉腿露了出来,翠露又拉下衣裙挡住了双腿,但上边又显现在武奎的眼中,她那窄小的丝质肚兜根本罩不住那对饱满坚挺的乳房,雪白细嫩的双乳欲撑破衣衫而出,那对葡萄般大小的乳头清晰的印在薄薄的肚兜上,武奎贪婪的盯着诱惑他的一切。虽然翠露很紧张,但她转念一想,如果能使眼前这个军爷放了自己也是一件好事,有此想法翠露不但不再遮掩身上露出的性感部位,她还向武奎献起媚来。武奎打量着身边的女人,见她姿色动人,一身白色衣裙随风飘拂着显得清秀文静,面容秀丽弯眉如春山,双目似秋水般明澈,琼鼻皓齿一末红唇似樱桃般香熟,垂肩的乌黑秀发有如墨染,浑身上下透露出高贵端庄的气质,宛如出水的芙蓉又似仙界中的神女。翠露被武奎看得粉面上出现一片娇红的羞态,更加显得艳丽照人了,「军爷你如果放了我……我就答应你任何的要求。」
  翠露边说边用她那盈盈秋水的双眸温柔的看着武奎,更增加了她的几分俏丽和妩媚。「好……我答应放了你。」
  武奎说着,一把抱住了翠露。她娇滴滴的说道:「军爷我一定会好好的服侍你的。」
  武奎激动的吞了吞口水,这么一个美人儿马上就是我的了,他把翠露压在地上,一边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一边在她粉嫩的脸上不停的亲吻着。翠露皱起了眉头说道:「军爷你别猴急呀!」
  她坐了起来,主动的吻向了武奎的双唇。他顿时感到一片柔软,并不停的吸吮着翠露口中的津液,并吐出舌头在她口中寻找着,翠露也「嘤咛」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武奎,随即吐出了自己的香舌任武奎肆意的舔弄着,直吻的武奎欲火上升。他粗鲁的一把撕去翠露的外衣,使得她上身只穿一件小肚兜,她雪白细嫩的脖颈和圆滚的双肩,一对坚挺在酥胸上丰满浑圆的豪乳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隔着白色窄小的肚兜只见那对肥大乳房撑得鼓胀,在两侧各有一小半白腻的嫩乳露出内衣外缘,而大大的乳头将薄薄的内衣突出两粒如豆的凸点,平滑雪白的小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丰满的肥臀,修长滑腻的粉腿交界处一条紧紧的内裤包裹着如丘的私处,内裤中间凹进去一条浅沟,两边肥厚的大阴唇凸起,内裤两侧并有几根微卷的阴毛钻了出来。武奎双目喷火,下身的肉棒高高的勃起,他一把扯去翠露上身的肚兜,脱离束缚的一对小山似的乳房颤颤微微的弹跳了出来。翠露「啊!」
  的轻叫了一声,羞涩的用双手去掩盖,这更激起武奎的欲望,他伸手各捉住一只嫩乳轻轻的抚摸了起来,乳房白嫩的似面团般在他的手中优美的变化着各种形状,武奎觉得手中的乳房柔软且弹性十足,顶端的两棵蓓蕾和乳晕均呈暗红色,他用两指捻动着那葡萄般大小的奶头。翠露兴奋的禁不住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啊……啊……哦……」
  武奎见美人儿已经动情就越来越用力的夹住乳头挤压着,乳头慢慢的变的坚挺了起来,而颜色也慢慢的变成了紫红色。武奎把自己的头部埋在那深深的乳沟中狂舔着,享受着她的乳香,又含住一粒奶头轻咬起来,再换另一个,直舔咬得翠露的乳头因为兴奋而充血,她也从轻声的呻吟改为大声的哼叫:「哦……哦…啊……舒服……美死了。」
  翠露双手紧紧的搂着武奎的头,武奎一路吻下去直到那神秘之处,武奎褪去她身上唯一的内裤,翠露主动的分开自己雪白粉嫩的大腿,把阴部露在武奎的面前,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肉穴,一丛细软乌黑的阴毛均匀的覆盖在她小馒头似的阴阜上。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因为她的屈腿而微微的开启,两瓣暗红色小阴唇已经湿淋淋的了,在阴唇的上端有一棵花生米大小的红嫩之物便是阴蒂。武奎看的口干舌燥,一颗心更是「仆仆」的乱跳,他先分开那两瓣紧紧闭合的小阴唇,里面粘着发亮的黏液,上面那粒阴蒂已经被黏液浸泡得显得更加的艳丽,武奎伸出一指轻轻的进入她那芳草下的肉穴。翠露顿时舒服的扬起头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啊……哦……哦…继续……再深点……哦!」
  同时她翘起雪白细嫩的双足,浑身微微的颤动。武奎一边用手指在她肉穴中出出入入,另一边则伸出舌头舔着那光亮鲜嫩的阴蒂,没几下阴蒂就充血勃起了越发的肿胀了,一股股粘稠的液体从她肉穴中涌出,加上手指的进出发出「滋滋」的声音,翠露娇哼不断淫声连连。武奎实在忍不住了,慌乱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粗大通红的阴茎挺挺,翠露「啊」的一声,双眼有些朦胧的看着那肉棒。她跪在武奎面前,张开红唇,一口含住那阴茎,并伸出一只细嫩的小手套在肉棒的根部。翠露滑嫩的舌头在他龟头的马眼处轻轻的舔动,翠露快速的吞吐着粘满她口水的大肉棒,「哦……哦……」
  武奎浑身飘飘的。翠露又托起她丰满的乳房准备用乳房夹住武奎的阴茎套弄,可是他一把推倒翠露分开她的大腿就插,由于着急,几次都没进去,急的他哇哇的大叫。翠露乖巧的伸手捉住肉棒引向自己湿都都的穴口,她先用龟头在自己肿胀的阴蒂上滑动着,又来回的在小阴唇上蹭了几下才把龟头放在穴口后轻拍了拍武奎的屁股。武奎像得到命令的士兵一样,「扑哧」一声一插到底,翠露「啊」的一声尖叫,武奎趴在她的身上前后的做着运动,屁股一起一落,速度也越来越快,翠露的双手紧紧的搂住武奎的肩膀,两条光滑的大腿紧紧的夹住他的腰部,享受着冲击给她带来的快乐。「啊……啊……哦……好军爷……大力,好舒服……哦……啊……」
  翠露的浪叫鼓励着武奎,他大力的抽插着,带得翠露的阴唇翻进翻出,她的阴穴紧紧的包裹着武奎的阴茎,直插的她淫水乱溅,翠露这时媚眼如丝,面泛桃花,在欲火的煎熬下双目通红,浑身发热,雪白的大屁股左右摇晃。武奎腰部一麻,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向翠露的花心。「好酸呀!烫死我了。」
  翠露一阵乱叫,也进入了高潮之境界,随着下体传来一波波电流般快感,翠露的脚趾绷的紧紧的,秀目紧闭,阴穴内壁一阵阵的收缩,脸上风情无限,大量的淫水泄出。武奎很守诺言,他放了翠露,但是翠露也没有逃出恶运,她在逃向家的路上又遇到山贼。再说前山,还有一小部分还在做困兽之斗,整个院儿里头就打开了交手仗,不是单对单、个对个,是混战在一起。听吧!武器的撞击声,人们的嘶喊声……一直打到日头都升起来了这场战斗才宣告结束,宋军整个占领了八宝叠云峰青松狼牙涧。放眼一看,山坡上、大厅里,院里院外、草丛中,到处是尸体,横七竖八,空前惨烈。有人统计了一下,攻打八宝叠云峰这次大战双方共死伤了两千一百多人,这是在蒋平的差官队剿匪以来头一次恶战;同时还抓住两千多个俘虏。蒋四爷和徐良招呼军兵和差官队,赶紧扑灭大火维持秩序,把那些俘虏用绳拴上分批押下叠云峰。可徐良最关心紫面金刚王顺、白莲花晏风,因为打了交手仗,又是个黑天,分不谁是谁。现在天亮了,得仔细检查。徐良在死人堆里翻来翻去没找着王顺和晏风,又到俘虏队伍中挨个儿对照也没这两人,急得徐良直跺脚。蒋四爷说:「良子别急,咱们好好儿搜寻,偌大个叠云峰还不定藏在哪。」
  徐良一想也对,大军又开始搜山,像梳头发似地来回梳了三遍,甚至把石头缝儿都抠到了也没这俩小子的踪迹。不但他们俩找不着,差官队里还少了五个人:细脖大头鬼房书安、玉面专诸白云生、小义士艾虎、粉子都卢珍和霹雳鬼韩天锦。把蒋平急得什么似的,心说:难道混战中这五个孩子出事儿了?奇怪的是尸体、伤号里都没有,哪儿去了?大家莫名其妙。蒋平和展熊飞一商议:现在集中全力处理山上的后事,丢人的事派人分头去找。那么这几个人哪儿去啦?王顺和晏风哪儿去了呢?话说这个假徐良、紫面金刚王顺十分奸狡,在混战之前他就盘算好了。他知道,谁都有活的希望,唯独他没有。他想:那徐良把我恨透了,要被抓住没有我的好儿,轻者把我剥皮点天灯,重则五马分尸剁成饺子馅儿呀,好一点把我送进东京开膛摘心……啊呀,这,怎么琢磨怎么也好不了!想到这儿他非常后怕,一种求生的欲望升到脑门子上:走为上策,我给谁卖命?他跟谁也没商议,利用混战中人们自顾不暇的机会钻到后寨去了,他得去后寨去找点儿路费。他知道那五间仓库里应有尽有,现在又没有人管。他很顺利地把锁头打开进到里头,躺箱立柜什么都有。用他掌中这口假大环刀劈开几个柜子,果然里边有金银,找了个包袱皮儿包了一大包,提着它转身出来。也该他倒霉,迎面碰上细脖大头鬼房书安。房书安在混战中眼都杀红了,正好到后院一抬头看见王顺,房书安一咬牙、大脑袋一晃:「唔——喂,你他妈溜达到这儿来了?老子正想找你哪,看刀!」
  蹦过去就是一刀。王顺这阵就怕人认出他来,无心恋战。如果要安心打,一百个房书安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王顺虚晃一招拧身上房,撒丫子就跑,奔后山下来了。房书安想回去找人,就怕断了线儿。大脑袋一捉摸:这小子要溜!不行,我得跟着他。他是叠云峰的第一要犯,我不能让他跑了。一边追还一边喊:「唔——来人哪,假徐良王顺跑啦,奔了后山啦……」
  小义士艾虎听房书安那拉笛儿似的声音说是王顺跑了,他心一动,赶紧转身把白云生、韩天锦和卢珍找着了。本想找徐良,一看徐良、白芸瑞杀得跟血人一样,正在混战之中抽不开身。时间不能耽搁,所以他们四个就提着兵刃追下来。追到后山到处是战场,到处是火光,再找房书安找不着,可急坏了,艾虎他们赶紧奔后山,结果跑到岔道去了,他们奔东北,房书安却追向西南。单表房书安,这一阵儿他也豁出去了,压着小片刀在后边紧追不舍。出了叠云峰跳过老山头又跑出十里地,累得他吁吁直喘。王顺提了个大包在头前紧跑,房书安在后边紧追,一面又喊:「哎站住!王顺你跑不了啦,上天赶到灵霄殿,入地赶到鬼门关!不把你抓住姓房的绝完不了,你给我站住!」
  王顺吓得魂不附体,他倒不是怕房书安,他是怕徐良和白芸瑞。又往前跑了一程,王顺实在是累啦,吁吁带喘停身站住,回过头一看,就房书安一个人。啊唷,王顺的心这才平稳一点:就他自己那我怕什么?兔崽子,我把你大脑袋薅下来出出气!我叫个饭桶撵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把包儿放在地下转身奔房书安来了。房书安晃着大脑袋正追哩,一看王顺不跑了,吓得他也不敢追了,站住了。房书安回头一看:「我的妈呀!一个人都没有。」
  方才他光顾追,认为后边有一大帮人跟着哩,闹半天就自己老哥儿一个!再一看王顺奔他来了,转身就往回跑。王顺一边追他一边喊:「哎站住,假徐良在这儿哩,有种的你来抓呀,你跑什么?」
  房书安一边跑,嘴还不老实,「放嘟噜屁!等会我再抓你,这阵我没空!」
  把王顺气得直哼哼,一想算了,这是个臭无赖,我别因为他耽误时间,我能往回追他吗,迎面碰上徐良怎么办?想到这儿返转回身来找着银子包他照旧往前跑。他刚一跑房书安又跟上了。房书安想:如果我跑了就断线儿啦,再找这王顺比登天也难,我干老儿想报仇全得化为泡影,再危险我也得跟着他,要看看这小子跑到什么地方我好回去报信儿,「嘞——嘿!王顺你他妈站住,爷爷追来了,现在有工夫抓你来了。」
  把王顺气得鼻子眼儿冒火,心想:这玩艺儿多别扭呵,怎么就甩不掉他呢!转身就回来了:「呸!来,过来,爷在这儿等你抓。」
  房书安看人家站住又不敢追了,躲到树后急得直拉笛儿。王顺往前一迈步房书安转身就跑,等王顺跑房书安又追。这俩人就像一条绳拴住了两头互相拽着。王顺一边跑一边琢磨,心说:我要倒霉,这叫冤魂缠腿!别看这小子能耐不大,鬼点子很多,难道说我就摆脱不了他?眼珠一转有主意了。这回他又站住了,房书安一看他站住自己也站住了,把小片儿刀晃了三晃:「喔,王顺,你打算怎办?」
  王顺心平气和地压住火:「哎姓房的,咱俩做笔买卖你看怎样?」
  「你说吧。」
  「姓房的,你别忘本,你也是绿林出身,后来才投开封府。但你这人可恨又可怜,谁不知你是被徐良欺负怕了,你投靠开封府就为了保住一条狗命罢了。我就不信徐良把你鼻子拉了你能不恨他,他把你五官损坏了你能饶得了他?之所以你现在这么做是被迫无奈。房书安,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也是绿林人,现在我倒霉了,这就是人在暗处须拉一把,你切莫赶尽杀绝啊。如果你房书安能高抬贵手把我放了,我一定报恩。王顺是讲义气的人,将来你要有个马高镫短,我绝不能袖手,你看怎样?你就高高手把我放了就得了。这事你知我知,身边连第二个人都没有,你怕什么?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呵,我说这话有没有道理?」
  房书安一听:「这小子是怕了我了,这叫邪不侵正。你心里有鬼所以说软和话。」
  房书安鬼点子更多,低着大脑袋琢磨一阵:「嗯,你的话有一定的道理,那你说咱这买卖怎么做?将来报恩未免太远啦,我要活不到那时候怎么办?我打算来个现得利。」
  「行,现在我就给你钱如何?」
  「给多少?」
  「不知道。我倾囊而赠,有多少给你多少。」
  王顺把偷来的那包拿出来往地下一放,打开包袱皮儿一过目,不少!黄的是金子,白的是银子。他跟房书安说:「房爷,多了我是没有啦,要有,我绝不吝啬。看见没?这一包全给你,能不能放我逃走?」
  「那是多少?」
  「一千来两吧。」
  「太少点儿!真格的买条命才花这俩钱儿?」
  「房爷,你别逼得哑巴说话呀,我走得仓促,身边没带巨款。这么办,将来我给你五千两白银补今日之情你看如何?」
  「这可是你说的呵!好吧,咱这人最讲理,你把那包儿给我扔过来。」
  「哎!」
  王顺把包儿包好,因为俩人离着挺远,房书安不往跟前来。王顺把这包儿拎在手里一捉摸:别上当呵。「我说房书安,你给我起个誓,我要把这银子给了你,你还追不追我了?」
  「你这人怎么不相信人呢,姓房的最讲义气,大丈夫一言出口如白染皂。你要把银子给我,要不放你,将来我死在乱箭之下、车压、马踩,不得善终。」
  「行,够意思,接钱!」
  王顺把这包银子扔给了房书安。房书安用刀尖儿挑过来,也没过数就把它围在自己身上。等房书安围完系好,王顺一笑:「房爷,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他年相见我一定报恩。姓王的走了!」
  「等等,你往哪儿走?」
  「这个……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知道,王顺哪,你跟我走得了。我把你带到开封府,包相爷有三口铜铡,那狗头铡可快哩,我把你塞里头铡了得了。」
  「唉!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这钱白花了?」
  「放屁!你他妈的这钱是偷来的,不是你的。再说回来,你就是万两黄金也买不动开封府的官人,房大爷铁面无私岂能受贿!方才我使的是烟泡儿鬼吹灯。小子,你跑不了!」
  「哦呀呀,姓房的你损透了,难道你方才起的誓不算了?你就不怕应誓!」
  「爱怎么就怎么,我活这么大早腻味了,车压马踩,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全不在乎!小子,你跟我打官司得了。」
  把王顺气得头发昏,眼前金花乱晃。心说:我算叫他把我调理苦了,本来就没路费,都叫他诓去了。「王大爷我也豁出去了,临死前我也叫你有个受不了,哪里走!」
  王顺提刀来撵房书安,房书安比兔子跑得还快,进树林就跑了。王顺这次追是勉强的,追了那么一会儿,一想算了,我一定得把这冤魂摆脱了,一会儿天亮可就来不及了。王顺照旧跑,房书安照旧追。王顺这回是头也不回加快速度,房书安就撵不上人家了,眨眼之间消失到黑夜之中。房书安一直追到第二天日头升起也没找到王顺的影子,他心里凉了半截儿,断线儿啦,白追了一晚上。怎么办呢?再往头前看看,实在没有就回山复命,起码可以叫干老儿顺着这个方向追王顺。但他转了一圈儿,看这地方十分眼生,从没来过。这回就放慢了脚步,因庄稼地里有人干活了,大道上男女老少牵驴赶车的、赶集上店儿的已经陆续出现,他再那么跑就太不像话了。房书安把小片儿刀也收了起来,一边擦汗一边往前走。没走三里地,前头是个大镇店。镇口埋块石碑,上刻着「蒋家坨」三字,嚄!这地方叫蒋家坨,唷,不小啊。他过了石板桥进了镇店,一看,少说也有五百户人家。房书安想:王顺肯定躲到这儿来了。房书安不清楚,他现在已经进湖南地界,再往前走不远就是洞庭湖和长江,这个镇店就离大江不远,镇店东西一趟大街,南北的买卖商和住户,周围环绕着青山,景致非常优美。但房书安心乱如麻,哪有心思观看风景?他低着大脑袋一捉摸,这王顺不定猫到哪一家,我得想办法把他抠出来,抓住以后往干老儿面前一献,他老人家得多高兴!我也算投奔开封府之后立次大功。他打定主意进了街。这一阵有的买卖开门了,他看小十字街路西有个饭馆叫三仙居,刚挂上幌子,才觉得有点饿和乏,老肠子跟老肚子直干仗,「咕噜噜,咕噜噜,」,「骨儿呱,骨儿呱……」
  房书安想:这两天就没吃好饭,昨儿一天就光顾打仗了,水米没沾唇。心说:我先进饭馆把肚子填饱了,了解了解本地情况然后再说。就这样他迈步进了三仙居。这买卖刚开门,他是头一位顾客。伙计把桌子都擦完了,回过头来打招呼:「唷,大爷您早!请坐吧。」
  「嗯,好说好说。」
  房书安找了个把窗户的座位。伙计又擦抹桌案,摆上吃碟儿筷子问他:「大爷想吃点儿什么吩咐下来吧。您是头一位,厨师一高兴给做点儿可口的美味。」
  「都有什么哪?」
  「呵,我们三仙居是大饭馆子,蒋家坨首屈一指。什么都有: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草里蹦的,水里浮的,煎炒烹炸样样俱全。」
  「用不那么麻烦,你随便掂对掂对,冷荤热素,拣那最拿手的给我做来。」
  「好,您用多少酒?」
  「多了不要,半斤。不过可要好酒。「「您放心,咱们有自制的『开坛十里香』!」
  「就是它吧。」
  伙计告诉厨房准备,房书安利用这机会往椅子上一靠,觉得昏昏沉沉身上有点乏,他知道这是没有吃饭的缘故;另外,几天也不得休息,眼睛发涩。这时街上买卖陆续开张,行人也逐渐增多,唯独没有紫面金刚王顺。可又一想:即便王顺出现了我怎么抓他?没有人家能耐大呀,我得想个好办法。他正在胡思乱想,伙计把菜逐渐端来,老房用鼻子一闻:真香呵!大概是饿了的缘故,房书安低着大脑袋拿起筷子吃起来。这阵儿酒也烫好了,他一边喝着一边吃。用眼睛打量这屋,还真不小,他坐的是散座,靠里边一趟五个单间是雅座,帘儿都没挂。他想:这小地方还真有这么阔气的饭馆,对,我有钱哪,讹王顺一下就有一千来两银子,这回我得肥吃肥喝补补身子。想到这儿他掂掂银子包不由得高兴。房书安这人挺爱小,平日很节俭,一个错钱舍不得花,如今发了个小财真是喜出望外,腰板挺着,晃着大脑袋吃上了。这时候饭馆客人陆续就来了,前前后后也有二十几个吃饭的,他一边看一边闷头吃。正在这时候,就听外边铴锣一响走进一个盲人来,这是个大个老头儿,腰有点佝偻;脑袋都秃顶了,就后脑勺儿有那么一百多根头发,把它拢在一块儿梳个小疙瘩鬏儿;大草帽在身后背着,斜挎着个黄布兜,油渍麻花,上边还有几块补丁;这兜子鼓鼓囊囊稀里哗啦直响,也不知道里边揣了些什么,手里头拿着小铴锣,右手拄着杖;往脸上一看是个瞎子,光有白眼珠没有黑眼仁。这老头儿跌跌撞撞进了饭馆。伙计赶紧迎上来:「老爷子慢点、慢点,……往这儿走,要用饭不?」
  「啊,闻着香味啦,这不是饭馆吗?」
  「这叫三仙居。」
  「就冲这名儿来的。有闲座儿吗?」
  「您请到这儿……」
  「不不,我自己找张桌儿。」
  别看他看不见,他还挺爱挑剔,拿着棍子戳戳打打就戳到房书安这儿来了。「这桌子有人吗?」
  「有一位。」
  「就这儿吧。」
  拉了把椅子坐到房书安对面,把明杖、铴锣儿都放下来。房书安这阵儿吃个不大离儿,肚子有点底儿了,抬头瞅瞅这老头儿,那脸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洗了,衣服不错,但是挺脏,袖面儿挽着,露出那胳膊,青筋暴出,瘦得不像个样子了。老房心中暗想:人生一世穷富不等,这盲人多可怜呵,还敲个铴锣,甭问这是跑江湖算卦骗人的。他是个绿林人,对这行当还能不了解?但他不认识,自己还闷着头在这儿吃着。这时伙计给房书安端上四喜丸子、红烧大鲤鱼:「大爷,您菜可齐了,您尝尝这鱼的味道,天下绝伦。这是我们洞庭湖出产的,味道格外鲜美!」
  「好。」
  「您再尝尝这四喜丸子,这是我们厨师傅加料给您做的。」
  「那行,一会儿多给小费。」
  房书安先喝一口「十里香」,拿着筷子他琢磨先吃鱼还是先吃丸子。正在这个时候那盲人把筷子也绰起来了,一筷子就夹了个丸子咂咂吃上了:「呵,这丸子味儿还真不错,三仙居这厨师傅有两下子。」
  说着话筷子一拐弯儿奔那鱼去了,在当间把鱼斩断,把上半截儿夹过去咂咂:「嚄!这香香香,这鱼做的火候真到家。」
  把房书安气得够戗,心说:你眼瞎心也瞎呀,给我端来你吃什么劲儿?房书安一生气也没说话,就瞅着他。这位连声赞叹:「好好好,真好!」
  把那鱼的下半截儿夹上也吃了。吃完用手瞎摸,把四喜丸子盘子摸着了,端到自己跟前,一转圈儿全入了肚。房书安气得把筷子放下了:「哎,老头儿你听着,你往那儿一坐,一没点菜二没要酒,你知道你吃的谁的?」
  「噢,伙计不是说给我端上菜来了吗?」
  「那是跟我说的。你也没有问价,怎么就吃了?」
  「呀,对不起!人老了就不中用啦,耳也背眼也瞎,要不我包赔你两菜。」
  「算了算了,我再要两个菜得了,往后你注意点,你遇上刺儿头的话,轻则骂你一顿叫你包赔损失,重则赏你一顿拳头,老骨头老肉的了,捶你一顿受得了吗?……伙计过来!」
  「大爷,您吃得好快,这一会儿没啦。」
  「是啊,有人帮着吃它能不快吗?照这样儿的菜再给我来两个。」
  「是了。」
  伙计又问那盲人:「老爷子,您想吃点什么?」
  「吃什么呐,想吃好的没钱,但我这人还挺馋…你给我来一盘烩豆腐罢。」
  伙计乐了:「老爷子,咱这三仙居不卖烩豆腐,要想省钱您往饭馆前边走,那胡同里边尽卖小吃,经济实惠,您不必在我们这儿吃了。」
  「伙计你太尖酸刻薄了,你不卖豆腐我不知道,没有就没有呗,干吗往外撵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替您着想。」
  「那么你们这儿最贱的菜还有没有解馋的?」
  「哎,有。炒肉丝啦,炒肉片啦,您随便来一个吧。」
  「行,管它什么,只要最便宜的给我来一个。」
  一会儿伙计端上一盘炒肉丝来,与此同时给房书安那俩菜做来了。房书安把筷子绰起来刚要吃,你说这老头儿有多可气,他要的菜根本没动,筷子一拐弯儿又奔房书安这鱼来了:「这菜是不错啊。」
  刚要夹,房书安过去把他手摁住了:「你等等。您老眼瞎,这手可挺有准儿呵,看您比量的多是地方!这是我的菜。」
  「啊唷你看看,对不起!」
  说着那筷子一拐弯儿又奔那丸子来了。房书安心里纳闷儿:你这是装蒜哪还是真的?这老头儿真可气呀。老者夹了个丸子送进嘴里:「嗯,这肉丝儿味道真不错。」
  「啊?我说老爷子,那是肉丝儿吗?不明明是丸子?还是夹的我的。」
  「是啊?对不起。谁让咱俩一个桌来,您就吃点儿亏罢,我想包赔您这菜,钱实在拿不出来,我奉送您一卦得了。」
  房书安本不信,知道这叫江湖术士,这行当骗别人可以,内行人怎能上当?但房书安这阵儿也没事,拿它打个岔,他乐了:「那好,你就给我算一卦吧。」
  「男左女右,您把左手伸出来。」
  这老头儿摸了半天:「嗳哟,从您这手相看您可有一场大难啦!」
  房书安根本没信这一套:「你说有什么大难?」
  「从您骨头里我摸出来你在追赶一个人,此人浑身是刺儿,你不但抓不住还得把你饶上,真是凶多吉少。」
  房书安大脑袋一扑棱:心说你他妈甭跟我装蒜,很可能你跟王顺是一伙的,你不瞎装瞎。又一想:先沉住气儿,看他怎样往下说。「老人家说对了,您看这人能追上不?」
  「有希望。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离得不远,只要你留点神能找着。」
  「好,借您吉言。不过您方才吓唬我,说我有大难临头可是事实?」
  「我不是吓唬你。」
  「有解的方法吗?」
  「解可是解,您得破费。」
  房书安暗笑:这不?来了。「您说我得怎样破费呢?」
  「好办。里边有单间雅座,咱们换个座儿,你摆上一桌丰盛酒席,请我吃一顿,这难就解了,不但解了,你还能抓住要抓的那人。」
  「是吗?嗨嗨,我说老头儿,咱水贼过河甭使狗刨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吃哪碗饭的你清楚不?」
  「清楚清楚。我摸你这手都摸出来了,你是江夏三鬼的第三个,叫房书安对不对?」
  房书安心一蹦:坏了,老贼!他怎么知道是我呢?想到这儿他把眼珠子一瞪:「小点声,别吵嚷。」
  「我没嚷。另外,我还知道你追谁,你追的那人叫紫面金刚王顺,是从叠云峰来的对不对?」
  「嗯,对。老人家您是哪一位?」
  「甭问,问这没用。我就是个算卦的,这是摸骨相摸出来,别的一概不知。你能不能破费俩钱儿请我吃点?要能请我吃,我一高兴还能帮你办点事儿。别看我眼瞎,我要替你摸就能把他摸住。」
  「是吗?」
  「怎么不是!话又说回来了,你要不想破费,我现在就喊、就嚷,那王顺一害怕就溜了,你再想找可就找不到了。」
  「哎别,别这样。」
  房书安想:这人必有来历,我非弄清楚不可。这阵儿客人越来越多,声音稍为高点别人就能听见。房书安想:雅座就雅座,雅座谈话方便,我不能放走这老头儿,「伙计过来!」
  「大爷还添点什么?」
  「不,整个换了,那雅座儿有地方?」
  「都闲着哩。」
  「好,我们把一号包下来了!」
  说着站起身去扶着盲人,老头儿拿起铴锣跟着进了一号雅座。伙计一面擦抹桌案请他们坐下,一面暗笑:这俩人真有意思,倒像刚交上的朋友,刚吃那么多还要大吃,看来是个有钱的主儿。「您二位的意思……「「上等酒席一桌。」
  「上等?……十五两银子呢,您看……」
  「废话!大爷给你银子,你就摆得了。」
  「就您二位,还有别的客人?」
  「就我俩。」
  「这就上!」
  时间不长,这菜陆续上来了,门帘儿也挂起来了,说明这屋有人包下了。房书安给盲老头儿满了一杯酒:「老爷子道个万儿吧,仙乡何处尊姓大名,您是哪一位?」
  「哈哈,房书安,方才我都说过了,你问这有什么用呵,我一个瞎老头走乡串镇要饭的,我看就别问了吧。」
  「老爷子,外边说话不方便,这儿可方便。您究竟是谁能不能告诉我?」
  「告诉你也没用。你不是追那姓王的吗?你现在往外边看看谁来了!」
  「嗯——」
  房书安想:一个瞎子能知道谁来了?便用手轻轻一撩帘儿:我的妈!往外一看,那紫面金刚王顺刚进饭馆,他那狼狈劲儿呀,帽子、衣服上全是尘土、草棍儿,脸上挂着一层灰,白眼眉也变成灰眼眉了,眼窝深陷,背后背着刀。一进饭馆他背着手,挨个儿给人们相面,看意思他是怕遇上熟人,瞅瞅这张桌儿,看看那张桌儿,把屋里吃饭的人看个遍,最后轻舒一口气拉把椅子坐下了。房书安全看在眼里:「我的姥姥!真来了。」
  瞎老头儿压低声音问:「房书安,我这卦准不准,外边是你要找那位吗?」
  「一点儿不假。」
  「甭急,稳住他。一会儿等他吃起来,你到外屋把门儿一堵不就抓住啦!」
  「对……啊?」
  房书安想:我抓?十个房书安也不行呵,可惜就我老房一个!咦,他又想:这盲老头说不定是个武林高手,得求他给我帮帮忙。想到这儿他往前一凑:「老爷子甭跟我演戏了,我姓房的闯荡江湖这些年眼睫毛儿都是空的,什么人我一搭眼就看个八九不离十。」
  「是吗?那你看看我是什么人。」
  「你不是个剑客也是位侠客。老爷子,您可不能不管,要能帮我抓住王顺,您可是立下大功一次!」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